RA

The earth without art is just eh

【秦淮集】第一部#港俊# 3


星辰上线




———————————————————





当天晚上董思成留下来和黄旭熙黄仁俊一起吃了晚饭,一举一动都细致稳妥,黄仁俊没见过家教这么好的人,尤其他一张脸还极漂亮,黄仁俊就多瞟了好几眼。




黄旭熙大概是看出来小孩眼睛乱飘了,用手轻轻拍了一下他后脑勺,惹得董思成也一起提起嘴角笑。




“吃饭,眼睛都给你看直了。你思成哥有主了,别看了。”




黄仁俊咬着筷子作势要打回去,董思成就吞下了米饭望他:




“你别听你小叔瞎讲,他整天乱说话,该被打的。”语毕挑着眼尾乜黄旭熙一眼,黄旭熙就很夸张地抖一下。




“仁俊你小心他,你要是惹他不高兴了,有日本人过来揍你的。”




董思成面上不动如山,脚底下直接一下踢上黄旭熙小腿,力道不大不小,黄旭熙故意更夸张地嚷了一嗓子,在宅子里都能回声儿。




“你看见没,凶得很。”




这下轮到黄仁俊笑的东倒西歪了。




董思成也是很会推拉,来回两句正好让黄仁俊不觉生分,又不会关系好的太快,让小孩放轻松了些。黄旭熙就感激地冲他挤挤眼,董思成立刻翘辫子了,一脸可可爱爱的得意。




“仁俊以后你小叔不带你玩你就来找我,金陵饭店顶上随时来,报我名字就行。”




黄旭熙笑嘻嘻一边夹菜一边调侃:




“思成哥家可有钱咯,是我们这一圈儿的头号小少爷啦,你开学了到时候和朋友们一起约去他家蹭白饭都没事,人家腰缠万贯是真的,一点儿不假。”




黄仁俊嚼着饭菜捂住嘴笑,董思成也不恼,握着筷子的那手指尖上下点一点他,大概是默许了黄仁俊真的可以和朋友去玩。




连一个指尖都精细白嫩,黄仁俊心里不免惊叹,这个少爷是生的真好。




说漂亮吧,又不女气,说秀气吧,眉宇又冷厉地挂着,长相和性格一样拿捏得当。




最后黄旭熙拿着酒董思成捧着茶在客厅聊到深夜,本来黄仁俊也想陪着听一听的,最后太瞌睡了,脑袋小鸡啄米一般一下下敲在黄旭熙肩上,黄旭熙就先让他睡下了,他也不知道董思成几时走的。




隔日黄仁俊起的迟,早午饭一并吃了,又去夫子庙闲逛。这回黄旭熙也没事,就陪着他去了。黄仁俊如实告诉他自己挑不来礼物,黄旭熙大笑着捏一把他的小下巴,说你爹把你送过来可不就是礼物么,别操心了。




夫子庙东门那儿白鹭宾馆外头,一些买年货的小摊支起来排了一条街,本来这些干货啊食材的都是家里厨子需要置办的东西,但黄仁俊从来没逛过,黄旭熙就陪他一起走过去看看。




越到过年越热闹,人头攒动地来来往往,黄旭熙步子太大,黄仁俊跟不上,踉跄一下一把往前抓过去,揪住了黄旭熙衣角,黄旭熙才回头看他。




黄仁俊赶忙站直了,低着头拧着手指说我没站稳。




黄旭熙立马把手伸到他眼前。




“你要怕挤丢了你就抓着吧。”




黄仁俊好歹也15岁了,听他这建议觉得羞,摆摆手连忙说不用,只是跟紧了黄旭熙,像鸡宝宝追着鸡妈妈跑似的,黏他黏的老紧,黄旭熙看他那样儿心下暗叫真是可爱。




由于对这些东西觉着新奇,黄仁俊一直目不暇接地左看看右看看,结果走着走着突然旁边黄旭熙大叫了一声,吓得他赶忙回头看。




一个小白团子“扑”一下直接飞到黄旭熙背上,还笑得很欢,嘴里旭熙旭熙的连着喊。




黄旭熙身体壮得很,不至于接不住一个小孩,把人在背上抱稳了一点,回头瞪那人,下意识地却腾出一只手拉住黄仁俊手腕,怕他给人群带跑了。




“啊辰乐啊你能不能有点样子,你重死我啦!”




黄仁俊抬头看那个小孩嘻嘻哈哈地爬下来,穿着夹袄裹得像个小橘子,冻红了的脸蛋猫一样眯着两条笑纹,点头哈腰地对黄仁俊喊“哥哥好”。




后面有一个瘦高个儿的男孩紧赶慢赶地追了过来,辰乐的小肉手一下就被他攥在手心里捂着。




黄仁俊当下就忍不住想捏一捏小孩的猫咪脸,白嫩嫩的像个糯米糕。




“仁俊,这小子叫钟辰乐,这个是朴志晟。”




黄仁俊低头一点和钟辰乐对视,然后又抬头一点和朴志晟对视,完了之后觉得这一举一动真有些搞笑,然后自己把自己逗笑了,黄旭熙就在旁边傻不愣登地跟着笑。




钟辰乐又大呼小叫地喊“仁俊哥好~仁俊哥好~”。




黄仁俊露出虎牙冲他们俩笑,朴志晟大概是认生,挠了挠头发别开脸,小鸡嘴儿抿着,也可爱的紧。




四个人站在路中间不好,于是一并往前走,随便聊着天,黄仁俊才知道那个瘦竹竿儿似的小孩也比自己小,是钟辰乐的陪读,但基本上在充当弟弟的角色,钟辰乐喜爱的要命,在家里地位也和钟辰乐一般高了。




黄旭熙说开学后他们都会在同一个学校,就在夫子庙外面的中华,以后也会经常见的,马上过年也是,在董思成的金陵大饭店一起吃年夜饭。




钟家是中医世家,君和堂是他们家的,首都警察厅医院也是。那天黄仁俊生病,黄旭熙就是打电话给君和堂的人让来看的。




黄仁俊就问钟辰乐是不是也学医,钟辰乐说想出国读西医,感觉国外新奇,黄仁俊就一副惊讶的样子看着他。




黄旭熙问他俩来做什么,朴志晟立刻打小报告似的举起牵着的钟辰乐的手:“他说想吃糖稀。”




钟辰乐“呀”了一声然后扑棱着袖子去打朴志晟,嘴里嚷着“你干嘛揭我,想吃怎么了嘛!”,朴志晟给他挨也不躲,就看他软绵绵的小拳头敲自己身上,嘴里低低笑着,看起来很好脾气。




黄旭熙不以为意,想着觉得不错,然后拽一拽黄仁俊胳膊:




“我们也去尝尝不?不知道你吃没吃过。还不错的欸。”




黄仁俊想着再不同意下来朴志晟就要被钟辰乐揍扁了,赶忙点头答应,黄旭熙就带着他们往路边那个竖着金黄金黄糖画的小摊子走过去。




一人买一个也不过几元钱,黄旭熙说他请客,给三个小孩一人买了一个,让他们自己转图案。




按生肖说,黄仁俊属龙,于是心里想着转到龙就好了,手摸上那个针头一拨,木头针滴溜溜转两圈,还真停在龙的图片儿上,他连声叫好,也不管不顾地扯着黄旭熙胳膊上蹿下跳,最后差点儿挂在黄旭熙身上。




钟辰乐见黄仁俊拿到了自己的生肖,也大声说想要蛇,结果没转到,反而转到一个兔子,黄仁俊安慰他说兔子挺好的,多可爱。但钟辰乐不想,嘟着嘴很委屈的样子。




倒是朴志晟,随手一转转到蛇了。




钟辰乐看得气呼呼的,还没来得及酸,那糖稀做好了就到他手里了,朴志晟把他的兔子拿了过来,也不嫌他吃过,默默咬进嘴里。




黄仁俊还在替钟辰乐感叹朴志晟人真好,钟辰乐却没心没肺似的高兴地大叫,脚一崴差点跌着,还是朴志晟立刻去抓住他,他就叫着喊着谢谢星星,朴志晟也不说什么,耳朵尖红彤彤的。




黄旭熙自己也买了一个吃,是猴儿,两口就没了,站在那儿看他们吃,黄仁俊问他要不要再尝尝,黄旭熙连摆手:




“我可是在这儿天天吃呢,你吃吧。”




语闭突然盯着黄仁俊看,黄仁俊愣着眨眨眼,他却已经伸手过来了。




有点凉的指肚摸上他的嘴角,把一小块糖渍抹掉,然后掸了掸手。




“吃到脸上了,小傻子。”






黄仁俊乎的脖子一热,冲黄旭熙嘿嘿傻笑起来,别过脸去,羞了一会儿又转回来,声音也沾了糖一样甜:




“谢谢小叔。”










-TBC-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