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ning ning

思如潮 气如虹 永为南国雄

【獒龙】(附赠昕博)报告!请求入列!

【第二弹】




张继科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凑到马龙耳边小声说:“午休的时候带你去教务处问一下。”然后就离开马龙甩里甩来地回到队伍里去了。

马龙呆了半会儿才缓过来,碾了碾脚底咂咂嘴看着张继科往学生里走,突然吸吸吸笑起来。

并没有戴眼镜的许教官刚和学生们吹牛道“你们谁都别想讲话,我听力可好了”就听见自己师兄在那儿“吸吸吸”。

借着走到队尾的当儿转身,许昕眼睁睁看着模糊的马老师直勾勾盯着更模糊的张教官笑成小鼹鼠。

师父师父师父您宝贝白菜自己长腿和一黑煤球跑啦!

许昕无声地尖叫了半分钟,最后选择装瞎。

度数迟早要涨,呸呸呸。

晕倒的学生多起来,邱贻可便跳上平台抓起了话筒。

“许昕!”

“到!”

许昕立正站直看向邱贻可,13班的孩子们默默动了一下脑袋看着自己的教官。

“去喊校医!”

52位同学看着自己教官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然后颠儿颠儿跑开去找校医,有一个姑娘往后倾了身子和后面的麻花辫儿咬耳朵。

“许教官绝对和那校医有点什么。”

“Totally agreed.”



许昕一溜烟窜到108校医室,敲了敲门然后吊儿郎当地就进去了。

白大褂的医生刷啦一下把笔记本合上鼠标一丢转过身三秒钟之内从苦哈哈的脸变成满面春风。

看到是许昕之后又变成苦哈哈的皱包子。

“咍…还以为谁呢,你啊,滚边儿去别扰着爷打游戏。”

许昕笑眯眯地凑过去捏了一把方小博儿的脸,胳膊放到他肩上就去捏他耳垂。

“我来看看我小男朋友还不行呢?”

方博拍开他手,嫌弃地搓了搓脸颊重新把电脑打开:“就你事儿多,现在不应该在外面站着看学生么。跑进来干啥子啊。”

许昕撅了撅嘴,挑着眼看他:“邱哥让我喊你啊,有漂亮小姑娘中暑啦。”

方博嬉笑一声,瞥了他一眼:“哟呵,瞧你那死相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方博要是真去调戏小姑娘了,晚上就会被许昕全数算账,而且还是在床上慢慢算。

谁他妈去了谁是傻子。

许昕摸摸他耳垂,把军帽摘下来盖在了方博头上,笑了半天最后拍拍他。

“赶紧起来去,不然邱哥要骂人了。”

方博抬腿踢了一把许昕的小腿肚子,骂骂咧咧地抓起医药箱站起来。

许昕跟在他后头只顾着笑,嘴咧到耳根子:“方医生,啥时候也给我治治病呀?”

方博推开门的时候回头白他一眼。

“我不治脑科病,神经性疾病也不治。”

许昕鼓鼓嘴不接话,大长手戳了戳方博的腰,假装委屈兮兮地:“是不是昨晚弄得你不高兴了?”

方博在拐角处停了一下,盯着许昕看了两秒。

太熟悉这大型蛇类的套路了。

许昕弯着眉眼冲方博耷拉嘴角,等他。

方博甩了甩手看了一眼周围,两步跨过去勾着许昕肩胛骨在他嘴上蜻蜓点水了一下,然后扭头就走。

“满意了吧。”

许昕搓着手直笑。

“满意了满意了。”

走出宿舍楼方博用手挡了一下眼睛,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许昕,冲他眨了眨眼最后放下了医药箱蹲到地上给学生们一个个检查。

许昕听见邱贻可在喊自己了,但是还是盯着白大褂拖到地上的方博看了好几十秒,才慢吞吞地挪回队伍里去。



张继科看了看自己的小师弟,和把师弟拱走的许教官,更下定决心要带跑马龙了。

马老师啊马老师。

马龙和走过来的校医打了个招呼,还顺带调侃了几句他和许昕,然后交代的那小姑娘的情况,便回到大太阳底下去了。

刚走到阳光里就看见张教官看过来。

马龙露出了鼓着腮帮子的笑,手指在背后挠了挠,和张继科互相点头示意之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拍照。

对准了整个班级比划了两下马龙发现不对劲…

镜头自始至终人像的框框都是在张继科脸上。

马龙折腾了一下之后放弃了,乖乖地顺着手机的意思拍了十几张张教官的脸。

啊,爽。

张继科看着马龙一边拍学生一边露出满意的笑容,心里一阵感叹。

真是个充满爱意的关爱学生的老师啊。

后来一不小心看到马老师相册的丁老师表示都是放屁。



站了大概十分钟,邱贻可看差不多了,便把话筒递给了陈玘。

“周雨!”

“到!”
张继科和许昕听到远在1班的周雨答应了一声。

“带队前往报告厅!”

“是!”

周雨转过身对着1班的队伍下口令。

“全体听口令——,稍息!”

放松之后的队伍瞬间发出轻轻的说话声。

“立正——!”

“半面向右转!齐步——走!”

邱贻可从台子上跳下来,一扭头看见陈玘还在上头站着。

“干嘛子呀,下来撒?”

陈玘没理他,眼睛继续盯着操场边的方向看。

邱贻可持续了几声后他才从台子上跳下来,勾着他脖子也往报告厅走。

“你说,那小子张继科是不是谈恋爱了。”



学生们进了报告厅进行开营动员的时候班主任和各个教官要单独开会,陈玘安排好事务就留下邱贻可和周雨在报告厅里等,把老师教官们带到了会议室。

马龙看见张继科迷迷糊糊半吊子地走在后面,自己也跟着放慢了步子,直到最后和他并肩,用手里的笔记本推了推他。

“张教官,要睡着啦。”

张继科没听出来声音是谁,迷瞪瞪地睁开眼往左一看,马龙白花花的脸和圆眼睛凑的老近了。

张继科脊梁骨一下激灵直冲天灵盖,立刻清醒了。

马老师圆圆的大眼睛哎呀。

嗝。

“老师您往前走呀,你们班主任开会要紧呢。”张继科哑着嗓子,活像个移动重型低音炮,呼出来的气儿又冲进马龙耳朵里。

马龙脸热,挠了挠耳朵后面的一小撮头发,圆眼眯成一条缝。

“叫马龙就好了啊,张教官。”

张继科笑了一下,手抬过去自然地捏了捏他的肩。

“那您也叫我张继科啊。”

马龙大概是没过脑子,拐向楼梯的一瞬间脱口而出。

“继科儿—”

奶声奶气的。

走在前头和丁宁并排全无一丝言语的许昕回头看了一眼马龙和张继科,表情复杂。

张继科一下子心就化了一半儿,桃花眼也笑意浓得很,轻声回了一句。

“第一次有人这么喊我。”

马龙反应过来之后自己也害羞,摸了摸鼻子冲他笑:“你爸妈不这么喊你吗?”

张继科乐呵了一声,桃花眼亮亮的。

“我小名叫龙龙。”



一群便装和迷彩服混着坐下,张继科就黏着马龙在他旁边坐下了,没等陈玘开始就自顾自和马龙咬耳朵,时不时还笑出了声。

陈玘手指敲着桌面,和一脸尴尬的许昕对视了几秒,最后才咳嗽一声。

毕竟还是军人,张继科和其他教官一样立马挺直了背坐好。

马龙看着他侧脸目不转睛的样儿,在心里偷乐了一小会儿,才慢慢低下头去开始找出新的一页来写笔记。

陈玘一边开始讲这七天的行程一遍在心里暗暗琢磨着要不要找张继科谈谈,最后想想还是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抛开了这念头稳稳当当讲下去,手里的笔记本哗啦啦翻动着。

多动症不动动不爽。

等小会结束了大家一起回到报告厅,开营动员已经结束了,学生们本来吵吵嚷嚷,被周雨一嗓子吼的全不敢吱声。

一班的学生给吼的一愣一愣的,这大眼睛还爱笑的教官刚刚站军姿训话的时候嗓门可没那么大。

各班把队伍带出来解散上楼拿饭盒准备吃午饭,张继科看着学生叽叽喳喳挤进楼道之后就带着马龙往主任办公室走。

这次学校随行和安排宿舍的是国际部的王主任,刚开营动员完已经坐在办公室吃着鸡脆骨吹空调了。

马龙和王主任是熟的,只不过没想到他的临时办公室会夹杂在教官宿舍中间。

想干啥嘛。

王皓看了一眼进来的人。

喔唷,大小牵小手,准备进民政局领证儿啊。

“干啥呀?”王皓把鸡脆骨吞下去悠哉悠哉地问。

“王主任,那个…昂……我想问一下,我为什么一个人住一个宿舍?”

马龙吞着口水,想想那黑漆嘛乌的夜晚他就一阵惊慌失措。

虽然强大冷静帅老师的人设不能崩,但是怕黑有错吗!

没有。

王皓抽出名单看了一眼,啊了一声。

“男老师一共就五个人,教师宿舍四人一间…按照班级排你是最靠后的所以……”

多出来了。

马龙满心委屈但他不说。

高中班级太多他真的没算过一共有几个男老师。

毕竟他不教数学,他教信息……

算了这句话不成立。

张继科瞅了一眼王皓手里的表格。

“要不我挪出来跟他住吧,把玘哥挪到205和邱哥住吧。”张继科冲他露出八颗牙齿的笑。

言下之意弦外之音:
“我不要再和恩爱狗一起住了整个宿舍一股恋爱的酸臭味你眼前的这个白白净净的老师即将成为我泡的对象请你成全我我给你磕响头拜年了”

王皓干咳了一声。

陈玘和基地的领导们住一起的,单纯是因为他还养了两只猫在基地里而已。

因为猫而抛弃了男朋友。

也没什么毛病吧。

这年头猫多重要啊。

陈玘刚在前一天把猫送回市区父母家里养着,挪回来应该是可以的。

王皓点了点头,张继科就和马龙出去了。

走回大操场的时候崽子们已经一个个拿好了饭盒水杯在楼底下站着晒太阳了,流汗跟淌水似的。

邱贻可和陈玘在平台旁边讲悄悄话,张继科不动声色地拍了拍马龙的肩然后走回队伍里。

不久所有人都到齐,邱贻可象征性的喊了几嗓子,就让他们带着学生去食堂了。

集合在食堂门口,陈玘爬到蓝色的小台子上,敲了敲话筒。

“今天,第一顿饭,教你们点规矩。”

“知道吃饭的规矩吗!”

台下安静如鸡。

“饭前一支歌!明白没有!”

“明白!”学生懒懒散散的。

陈玘剑眉一扬。

“跟你们说啊,从今往后这七天,唱得最响的第一个吃饭!”

台下瞬间骚动起来。

“安静!”邱贻可吼了一声,台下又秒秒钟寂静如鸡x2。

张继科被邱贻可吼的耳膜疼,往食堂门口退远了点。

老师们陆陆续续走过来到楼上的教工餐厅吃饭,马龙经过张继科的时候冲他笑了一下。

比了个口型。

谢谢昂。

张继科用手搓了搓脖子。

老脸一红。

马老师好可爱噢。

好可爱。

许昕翘着脚踩着栏杆左摇右晃,看见张继科老母鸡一样咯咯咯笑还从左脚换到右脚玘哥一样动来动去,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打脸吧,老张,说好的不喜欢白白净净的。

这脸打得打成脑震荡了吧。

哈,哈。

许昕还有一种把师兄卖了的深深愧疚感。

师傅辛辛苦苦养大的白菜被辛辛苦苦养大的猪拱起来卖给另一头猪了……

许昕抹了把脸。

算了算了,当作没看见。



“今天第一天,教你们唱团结!现在喝水!”

邱贻可话音刚落,有个皮孩子嚎了一句。

“报告!没带水!”

陈玘拿过了邱贻可的话筒。

“有水的喝口水!没水的喝口水!”

底下笑声一片。

“别笑了,喝完了教你们唱!快点!”

大概过了两分钟,陈玘转着话筒看大部分人都放下了杯子抓在手里,目光一转看向张继科。

“14班的教官,张继科!”

“到!”

张继科刷拉一下杵直了看向小台面儿。

“上来带学生唱歌!”

张继科哽住。

楼上端着饭刚坐下的马龙听见广播里陈教官一声响亮的“张继科”,抬头往玻璃窗外头看出去。

张继科被叫上了小平台。

学生们,尤其是姑娘们,立刻交头接耳起来。

张继科咳嗽一声。

“安静!”

等他清了清嗓子,然后马龙听着音响里传出张继科的哑嗓子。

基本上整个基地的教官嗓子都是哑的,但马龙觉得张继科其实没哑那么彻底。

那种低低的磨砂声线好像是张继科天生的。

马龙一听到张继科的声音就耳朵痒。

太好听了吧。

“我先念一遍歌词,你们跟着我一句一句来,两遍给我学会,懂?”

“懂!”

张继科开始慢慢地念了。

“团结就是力量。”

学生跟上去念。

“团结就是力量!”

马龙也不自觉地也跟着张继科懒洋洋的嗓音默念歌词。

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

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向着法西斯力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向着太阳向着自由向着新中国。

发出万丈光芒。

张继科把军歌念的像睡前故事。

马龙回过神来的时候学生们已经开始唱了。

他晃了晃脑袋,发现对面丁宁投来不可名状的目光。

“哥,你是不是……”

“不是。”

马龙恢复严肃的表情,低头开始扒拉饭菜。

丁宁看着把蔬菜往嘴里塞的马龙。

不是吧…这么喜欢那个张教官啊,喜欢到开始瞎吃菜了啊?

今天中午明明有糖醋排骨的。

楼底下唱到12点整才开始陆陆续续进去吃饭,教官们让站军姿坐姿脱帽一系列流程走完之后也逐渐上来了。

张继科第一个窜上来,看见马龙就喜笑颜开似的冲他眯着眼。

紧跟上来的许昕差点一头撞到张继科背,吓得手里的大水杯都差点儿滚地上。

陈玘看起来是被通知了换宿舍的事,和邱贻可一直在说话,看上去心情还不错,张继科悄悄观察了一会儿之后长出一口气。

玘哥开心,所有人都开心。

毕竟杀神这称呼,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教官能叫的。

端盘落座之后丁宁识趣地拿起酸奶说她吃饱了然后就起身离开了,把空位留给了张继科。

许昕隔了一会儿看到方博拎着小药箱上来,立刻站起来不告而别,颠儿颠儿就黏糊到方博身上去了。

张继科不屑地看了一眼许昕。

哼,倒贴。

眼前的马龙一边吃一边看着张继科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这么开心。

于是张继科就问了。

“马龙你笑什么呢?”

马龙再一次眯着眼吸吸吸像个小鼹鼠,把手边的酸奶举起来挡住嘴角。

“昂——我没有。”

张继科被马龙半撒娇一样的语气酥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往前靠了靠:“你没有你还笑那么明显?”

马龙咬住了酸奶的吸管眼睛四处乱瞟。

被张继科盯到受不了了,才红着耳朵尖儿抿起嘴:“你…你唱歌好听!就这样…就这样昂。”

张继科笑出声。

连“昂”都变多了。

张继科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跪地求婚把小马老师扛回家。

虽然这只会招致各位教官的暴打。

管他呢,反正今晚住一起了。

张继科不停逗着马龙笑,两个人就这样腻腻乎乎地吃完了午饭。

午饭后学生休息到2:30才会下来集合,张继科就去挪东西换房间了,马龙也没准备睡午觉,就和张继科也一起去了。

张继科前脚刚踏进205宿舍里一群家伙就已经“wooooo”的眼神看着他。

“干啥。”张继科面无表情地拖出自己的行李箱,马龙站在他身后问他要帮忙拿什么。

“我的盆儿是蓝色那个,能帮我拿一下么?”

“昂。”马龙转过身去柜子上端。

坐在床上的一群人用金鱼一样的瞪眼看着张继科。

许昕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师兄进来不和自己打招呼不说,竟然还被张继科允许端他的盆?!

张继科有洁癖是205人尽皆知的事。

许昕一开始不懂事,用了一次张继科的牙膏都差点被他往死里打一顿。

周雨在205里和张继科最亲,两人还上下铺,天天“科哥科哥”的喊的可顺溜了,依旧不被允许碰张继科的洗漱用品。

由于周雨自己还蛮爱干净,张继科还能勉强让他坐在自己的铺上坐一会儿。

见识过无数次张继科因为洁癖“症状发作”而暴起的205宿舍眼睁睁看着马龙从张继科的小蓝盆儿里一个个拿出他的毛巾牙刷牙膏和用塑料袋包好的小蓝鞋递到张继科手里。

哇靠。

过分了啊。

这么多年战友情兄弟情都报废了吧!

“走了啊,一会儿可以叫玘哥过来了。”

张继科完全无视了三人混合着惊讶八卦和难以置信表情的脸,拉着箱子拍了拍马龙的背:“走吧马老师。”

哇靠x2。

许昕看着自己的亲师兄眉开眼笑的嗯了一声跟在张继科后面可乐呵的就出去了。

真的一个招呼都不打,太过分了。

许昕选择用QQ手动再见表情表达一下内心的崩溃。



回到马龙的宿舍,张继科随便拿了点中午会用到的毯子和毛巾之类的,就占了马龙旁边的那张床躺下了拿出手机。

“继…继科儿…,”马龙开口的时候还别扭了一下:“要开空调吗?”

张继科看着马龙不知道从哪儿翻出了遥控器,点点头:“开吧。”

张继科抬起手拧开了墙上小电扇的圆旋钮,四个小风扇也呼啦呼啦吹起来。

房间里的温度很快降下来了,马龙拿着笔记本往床上一坐,盘起腿开始写东西。

“写什么哪?”张继科越过手机看了马龙一眼。

“记录啦,孩子晕倒了得记下来,方校医说是本身体质不好。”

张继科看着马龙在笔记本上一写一长串。

“当老师真辛苦哈。”

马龙耸了耸肩:“哪有你们教官辛苦,我们一天到晚坐空调房里,顶多站起来讲讲课,过的很悠闲了。”

张继科关了手机抵在下巴上看着他:“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中学老师说就老师的工作最辛苦了,又要教书又要处理学生纠纷啊。”

马龙“昂——”了好长一声,眯着眼笑起来:“我看你中学的时候就是那个惹事儿的。”

张继科挠了挠脑袋后头染成红色的V字。

“算是吧。”

马龙写完了也拾缀拾缀躺下,扭过头看着张继科玩手机。

“你们平时就玩玩手机,没什么娱乐活动啦?”他问。

张继科又从手机里头抬起来看他一眼,笑着:“有啊,晚上出去踢踢球唱唱歌,时间长就跑出去撸串儿喝酒,基本上集体行动。”

马龙点点头,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你有腹肌吗?”

张继科愣了一会儿,看着他,然后咧开了嘴:“你要看?”

马龙脸红,支吾了一下然后理不直气也壮地看过去:“我…我也有的!”

张继科爬起来挪到马龙的床上去,马龙也跟着扬起了身子和他并排坐着,两个人拽着各自的衣角互相看着。

“你掀。”马龙很认真的努了努嘴。

张继科虚虚眼,然后坐直了掀起衣服。

黝黑发亮的八块腹肌。

马龙嘟着嘴“wow”了一声。

“我18岁的时候跟我妈说我想美黑,她说你还不如去当兵,效果差不多的。然后我就参军了。”

张继科讲完之后马龙开始笑,也许戳到了他的笑点还是怎么的吧。

“以前很白吗?”马龙笑完之后脸蛋儿红红的,白里透红的红。

张继科努力回忆了一下。

“一开始当兵的时候班长喊我小奶狗儿,应该很白吧,我自己没啥自觉。”

马龙捣蒜一样点点头,然后咳了一声认真坐直,掀起了衬衫。

张继科觉得大概是圣光还是什么东西露出来了吧。

白的都要瞎掉了。

张继科没想到马龙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类型的。

我靠,真他妈有型。

张继科脑内赞美的弹幕大概飞速刷了那么十几秒,然后很正经地说:“很酷。”

马龙又笑起来,笑特别开心。

“我也有锻炼的。”

张继科赞许地咂咂嘴,拍拍他肩膀:“躺下休息会儿,下午晚上还挺累的。”

马龙点头,两个人又躺回各自床上。

过了一会儿马龙嗯了一声。

“咋了?”

张继科扭过头,马龙看着他,眼里亮晶晶的。

“给我讲个笑话呗。”




-TBC-

【字数爆炸了】

【獒龙】报告!请求入列!


军训完了我酝酿了好一会儿开始写“训后心得”了。
ooc属于我。
我只单方面负责发糖。
ooc情节请全部怪罪到我头上就好。
_(:_」∠)_


———————————————
【第一弹】
张继科把脚翘在床尾的小栏杆上呕气似的啐了一声,大容量的水瓶哐当一声往对面床铺砸了过去。

“他妈的你到底想干啥啊张继科!”

许昕掀了波点小毛毯刺溜爬起来,怒目圆睁地吼。

“我被塞进来当教官还不都怨你。”张继科恶狠狠地咬了一口手里的大苹果:“也不知道是谁非要来看他的校医小男友。”

许昕嘿嘿笑了一声,挠挠头翻身从床上下来:“我这不也有个好人选推给你么。”

张继科闭了闭眼忍住骂:“我都带了四个学校了,马上就要9月了,最后一个学校了,你的好人选搁哪儿呢你。”

许昕看了一眼已经黑成泥鳅的张教官,扯着嘴角笑嘻嘻:“今天就来啊,跟你说,白的不像话。”

张继科皱眉,眼睛眯成一条缝:“我的择偶标准是很白?你被学生气傻了?”

许昕丢给他一袋小饼干:“什么鬼啊,你难道不是最喜欢那种白白净净能甜能盐的男老师了么。”

张继科哽了一下,咳嗽一声:“谁跟你说的,瞎讲。”

周雨拎着外卖蹓跶进来,摇头晃脑的:“科哥,你这择偶标准全基地的人都知道了好吗,在这儿忸怩个什么劲儿啊。”

张继科咬牙,咕噜了一声又躺了下去。

“别再睡啦,新学校的崽子们马上就到了,赶紧喝完外卖出去等吧。”周雨把奶茶放到张继科的床头柜上,转身就去拿自己的手机。

许昕也下地踢拉着拖鞋去拿自己的奶茶,路过周雨的时候伸头看了一眼他的屏幕。

“哎哟,给你家那个小胖子发短信呐,啧啧。”

周雨拿胳膊肘捣他:“去去去,我家的离我远,不能每天像某人一样在食堂里亲亲我我,发条信息怎么了。”

许昕把吸管戳进杯子里,咬着吸管笑成个二五八万:“我小博儿这么可爱,亲亲我我一下不行么。”

张继科直直撞过两人中间往门外走,语气还酸不溜秋:“谈个恋爱了不起啊,就你俩话最多。”

许昕在身后冲他唧歪:“嘿你这,咱205最会秀的明明是邱哥好吧!”

邱贻可大踏步绕过前往盥洗室的张继科闯进来,探头探脑地望着吸溜奶茶的两个小伙子:“说我啥呢。”

“没啥没啥,我们给您带了奶茶来了。”

邱贻可拿起饮料转了转,捏了捏许昕肩膀:“可以啊,还不忘记讨好讨好你男朋友的叔。”

许昕缩着脖子往外挪,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那个啥,邱哥,我走了走了,再不走玘哥要拧掉我的脑袋了。”

邱贻可嗤笑一声,松开了手,踢掉自己的运动鞋换上军鞋,跟在周雨后面慢悠悠地往基地大门走。

到了大门其他的教官都已经差不多到齐了,邱贻可吹哨,所有教官小跑聚拢过来。

“昨晚排好的班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在每个停车位前等,解散!”

所有人又一路小跑散开,张继科跑到最后一个停车位旁边立定站直,眼睛开始失去焦距放空。



“诶诶诶,我跟你说,前一个学校的说那个基地的主教官超凶!叫陈玘和邱贻可来着好像。”

“啊,听说了听说了,不过好像很帅的样子诶。”

“对哦,他们说这个基地的男教官都贼鸡儿帅!”

“有马老师帅吗?”

马龙轻轻拍了一下两个小姑娘的脑袋,弯腰凑过去露出一个笑:“讲什么呢?”

高一新生不作声地摇摇头,看着马龙直起身子又自顾自的笑作一团。

“快到啦,同学们,把东西收拾好,零食收起来了,垃圾袋带下车扔掉。”

马龙看了一眼叽叽喳喳的学生们,揉了揉太阳穴。

说好的军训,跟出来春游似的。

14班的大巴停在了最里面,马龙率先下车,就看到车对面的许昕冲他点了点头。

这小子当教官还蛮有模有样的。

马龙笑了一下转个身去拿自己的行李,抬起头就听见一声低音炮似的吼。

“14班两列在这儿集合!”

有说有笑的学生们立刻收住了笑容,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急急忙忙挤成两队站好。

马龙向那一身迷彩服看去。

那个带着帽子的人也看了过来。

【他们说这个基地的教官都贼鸡儿帅!】

马龙吞了吞口水。

的确贼鸡儿帅。



张继科不耐烦地看着一群小鸡崽子叽叽喳喳地从车上下来,扭头看了一眼许昕,对方正隔着一条马路疯狂地用口型告诉他:

“你未来男友!在这辆车上!这辆车上!”

张继科看了一眼并不崭新的大巴车,咂咂嘴选择忽视神经病一样的许教官。

“14班两列在这儿集合!”张继科吼了一嗓子,一群高中生就哗啦啦围了上来,你推我搡地站成了两队。

整理好队伍时察觉到了视线,张继科扭过头去,对上了一双圆圆的眼睛。

白皙的皮肤,额前一小卷上翘的头发,大学生一样的白衬衫,笔直的双腿……

打住打住。

张继科咳嗽了一声扭过头看着眼前的学生,睡意朦胧的桃花眼此时才多了点生气。

“拉好箱子!跟我走!”

转身带队时瞥见许昕的眼神,张继科在心里问候了他全家,然后冲他比了个口型。

“滚。”

许昕带着13班的队伍一脸懵逼,缓了缓才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等18个班统统到齐在操场,陈玘才停下了把玩话筒的动作,用脚踢了踢正在抽烟的邱贻可,两个人双双走上平台。

话筒在陈玘手里敲了敲,吵杂的36队列瞬间安静下来。

“同学们,欢迎来到行知基地。我是你们的主教官。”陈玘看着邱贻可把烟掐掉,才将话筒递了过去。

“现在,我给你们10分钟时间拿好自己的迷彩服,然后分配宿舍上楼换衣服,听哨声下楼集合,明白没?”

人群里杂乱无章的几声“明白了“。

“明白没有!”邱贻可突然地大吼一声,眉眼上挑,凶得吓人一跳。

“明白了!”

学生们整齐划一地大声回答,邱贻可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看向陈玘。

“从一班开始,分两列去拿衣服!”陈玘拿回话筒,下了命令之后自顾自的走下平台把话筒丢进邱贻可手里,靠着平台的边缘看着学生们挨个儿领衣服。

“龙崽呢。”

“喏。”邱贻可努努嘴,陈玘看到了在位置靠后的班级那儿的马龙。

“几年不见一点变化都没有,小孩儿似的。”陈玘笑了一下,活像个老妈妈。

邱贻可嫌弃地翻了一个白眼,完全忽视了眼前一众表情严肃的学生,用手捏了捏陈玘的后颈:“就光顾着惦记他。”

陈玘抬起脚踢了下邱贻可小腿肚,眼刀飞过去。

“再叨叨我就揍你。”



张继科站在14班队伍的最前面,无力地打了个哈欠看着陈玘跟邱贻可腻歪,摇了摇头最后把目光放到站在14班队尾的班主任身上。

他正在收手机,怀里捧着一个布袋子让孩子们把各自的手机往里头放。

低着头,阳光让他的头发和睫毛变成金棕色,有几个女生在交手机的时候一脸不情愿,他就露出小鼹鼠一样的笑容。

等张继科缓过来的时候马龙已经走近了,把最前排的小男生的手机装进布袋里。

马龙看了一眼皮肤黝黑目光冷漠的帅气教官,提了提嘴角露出一个傻笑。

“我现在可是身携巨款的人了。”

一个不好玩的玩笑。

张继科眨了眨眼迅速反应过来,看着白的反光的班主任然后保持高冷形象地笑了那么个15度,最终扭过头看向别的地方。

这个老师也太可爱了吧。

张继科一边试图忽视马老师近在咫尺的脸,一边让心里的小继科儿奔跑跳跃尖叫。

马龙看着教官冷冷别开的脸,在心里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说错开场白了啊!

教官肯定认为你很傻啊马龙!

完蛋了完蛋了泡不到了。

在13班队伍里前后走动的许昕看着隔壁班内心戏十足的两位面露尴尬。

我这真是摊上了两个智障。

13班的丁班主任一脸冷漠地看着三位表情丰富的大男人,默默举起了手里的纸袋子:“孩子们,交手机了。”



学生们进入各自的宿舍换上迷彩服之后,马龙和13班的班主任丁宁聊着天往教师宿舍走。

丁宁打着弯聊几句之后捉住了话题。

“哎,你们班那个男教官挺帅的啊。”

马龙哽了一下,面不改色地嗯了一声。

完蛋了,大宝贝儿不会也看上了吧。

丁宁对于马龙这种一切反应都上脸的习惯表示嘲讽。

“挺符合你审美的啊,哥。”

丁宁认为自己已经把话说的够直的了。

马龙心里的小龙人开始尖叫。

完蛋了不会吧大宝贝都看出来了,那人家教官岂不是更看出来了!

是不是撩得太明显了以至于很傻气!

怎么办!

还有七天!

怎么面对人家教官!

啊————————————!

丁宁绝定结束这个蠢透了的话题。

在女教师宿舍门口停下,丁宁和马龙道了个再见,就头也不回地往里钻。

马龙抿了抿嘴,往自己的宿舍走去。

每一个宿舍门上都贴着名单,马龙进去前也瞧了一眼。

只有自己一个人的。

?????????????

内心大叫三声我吃柠檬,马龙推开门赴死一样走了进去。

幸好自己机智的带了小夜灯,不然得怕死了。



刚收拾了一点东西,马龙就听见了集合哨响。

不紧不慢地走出去,孩子们已经在操场上站好了。

快10点了,太阳全出来了,温度开始变高。

马龙站在屋檐下拿着手机拍学生的照片发给家长,和他们扯了几句之后自己也走到太阳下。

好歹是男老师,更何况许昕已经吐槽了他很久这么白一点也不健康了。

马龙陪着孩子们在太阳底下晒,握着手机四处转,耳朵里充斥着各个教官的训话。

“穿上了军装,就要有点军人的样子!”

“七天够你们磨的!”

“站直了!才几分钟的军姿就熬不住了吗!”

14班的教官却迟迟没说话。

马龙扭头去看一直在叨叨的许昕和一言不发的本班教官,流露出好奇。

这个教官真有意思。

一脸睡不醒的样子,桃花眼勾人的很。

马龙晃了晃脑袋甩开这个不怎么正当的想法,把目光转向学生。

一直沉默着的教官突然开口了。

“有不舒服的打报告,别硬撑着,不然摔倒了牙磕掉了都没人知道。”

马龙重新看过去,对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歪打正着,一个小姑娘刚叫了一声报告就软绵绵地往地上倒。

马龙还来不及反应,那教官已经眼疾手快地三步并作两步上去一把捞住她,抬头看了一眼马龙,低低的嗓音唤了一声。

“马老师。”

马龙心先化了一半,然后怔了一会儿才跑过去扶住那个女孩往宿舍楼的屋檐下带过去。

这个男教官也太苏了吧。

犯规,犯规。



张继科看着那个叫马龙的老师把学生扶着离开,几乎憋不住脸上老农民一样的笑意。

笑话,他早就拎着许昕把这位“马老师”的出生年月喜好家庭背景全搞清楚了。

等过了一会儿张继科离开队伍走到马龙身边询问女生的情况,马龙一本正经地客套着说完之后突然把张继科拉到一边儿露出不太好意思的表情。

张继科心中擂鼓似的响起来。

他要干嘛,表白了么!

憋了好一会儿,马龙小小声问了一句。

“教官,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个老师住一个宿舍啊…”

张继科噎住。

嗯嗯嗯???

愣了一下之后张继科迅速恢复过来。

“怎么了吗,马老师?”

马龙左看右看了半天,才低声凑到张继科耳边细如蚊哼地说了一句。

“我…我怕黑。”

张继科差点心率不齐。

怎么有一种奇异的罪恶感。







-TBC-





开学了
三年前在玄武湖畔
三年后在江东钟楼
请继续努力

军训回来黑成泥鳅不说,文力全部消失:)
想到新的獒龙梗
但是累到不想写
活着何用(◐‿◑)
已经记不得自己欠的债了,完蛋

赶紧掉粉赶紧掉粉掉到300一下我就不用点300的梗了【bushi

【獒龙一发完】阿姨们吸猫吗

养大猫



最近不是很流行吸猫吗,_(:_」∠)_。



走着
——————————————————————




1.
马龙,28岁,人民教师,去寺庙求姻缘。



回来的路上捡了只猫。



2.
黑猫,煤球似的。



应该还是奶猫,一点点大,团在寺庙外的山路上,马龙差点把它当石头踢了。



抱在怀里睡的一点不含糊,三个小时的高速路颠都颠不醒。



怕不是只猪吧。




3.
他妹丁宁家有一只猫来着,曼赤肯,又凶又萌,叫枣儿。



到时候问问怎么养。



马龙回头看了一眼被他放在帽子里睡的猫崽,吸吸吸笑了好一会儿。



早就想养了。




4.
“哪来的!”



“捡的啊。”



丁宁咬了咬牙。



“我大学什么专业!你说!”



“动,动物行为学。”



“作为一个动物行为学家,我问你,在城市你能上哪条路捡到一只黑豹子?”



马龙看了一眼怀里还在睡的黑煤球,又看了看丁宁,笑了一声。



“怎么可能啊宁宁,豹子尖耳朵吗?”



丁宁伸手薅了一把自家的枣儿,气得抖了一会儿,撒手不管了。



“那算了,你养吧,养大了就知道了。没准是杂交。”




5.
煤球醒了。



马龙看着它睁开眼,迷迷瞪瞪的桃花眼朝丁宁看去。



呼噜一声冲丁宁吐了吐舌头又低头睡去。




6.
萌点暴击。




7.
“哥啊,要不咱俩换换。”



“。”



丁宁差点被自家的小短腿儿挠死。




8.
奶猫一天能睡20个小时,马龙看不是这样。



明明能睡23个小时。



羊奶也不喝,幼猫粮也不吃,净跟他在饭桌上扒拉菜叶子。



我他妈。



忍住忍住,你是人民教师。



说着马龙就看到才睡醒的煤球儿正在撕扯一根黄瓜。



“松开你的嘴你个王八羔子!”



说好的猫怕黄瓜的呢。




9.
师弟许昕家有一只雪貂叫小博儿,小名旺仔,给他养太胖了脸圆的像水獭。



自从马龙家里有猫之后每天把小博儿拎过来找煤球玩。



对,猫叫煤球儿。



对此煤球儿没什么太大反应。



见着博儿就凑上去轻轻咬几口,然后裹在一起午睡,没事舔两口,跟零食一样。




10.
旺仔每次都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小爪子死命推,走得时候却又抱着不松手。



许昕每一次都气呼呼地说下一次再也不带来了,结果第二天又拗不过小博儿撒娇。




11.
“师兄,你家这个……长得也太快了吧。”



煤球儿一天一个样,一个月了就跟只小豹子似的,能霸占马龙一半的床。



喜欢蹲在厕所门口看马龙上厕所。



马龙要是把厕所门关上它就嗷呜嗷呜叫得倍儿凄惨,邻居总来问他你为啥这么打孩子。



对孩子不好。



孩子你奶奶腿儿。




12.
特别会撒娇。



睡迷糊了一定要马龙薅薅,马龙怀里坐不下了也要往怀里挤,脑袋顶着马龙下巴,耳朵刮在下巴上软乎乎的。



马老师表示对不起我没忍住但是是它先下手的。




13.
暑假结束了,马龙要带新初一军训,就把煤球儿寄养在小胖家几天。



他家一只白乎乎的波斯叫小雨。



也是粘人的不得了。




14.
军训一星期,马龙第四天接到小胖电话。



“哥,你……我觉得你要回来看看。”



“我回不来啊,煤球儿咋啦,没弄坏你东西吧?”



“这倒没有,就是……一言难尽。”



???



“总之你还是……越早回来越好。”



?!?!




15.
马龙最后一天学生文艺汇演请了假提前离开。



到了小胖家哐哐哐敲门。



一个黑汉子开的门。



看见马龙凑上去嗅了嗅,然后抓起他的手就往自己脑袋上放。




16.
这熟悉的质感。




17.
樊振东把只穿了个裤衩的煤球儿拖回沙发,冲马龙耸了耸肩。



“他是煤球儿?”



“嗯。隔天早上起来就看到他和小雨团在一起。”



马龙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几何原本》。



冷静,你是人民教师。




18.
煤球儿不服气,被樊振东拖远了还是想往马龙那儿去,桃花眼望过来,无辜得要死要活。



马龙挣扎了一下。



忍住,他现在比你高。



忍住,他黑,不好看。



忍住,他没耳朵了。



忍住,他是个男的。



“过来。“




19.
马龙大概能理解许昕为什么拗不过小博儿撒娇了。




20.
回到家马龙试图给煤球儿量个身高,结果踮脚半天还是划不稳。



气急。



第三次尝试的时候睡眼朦胧的煤球儿伸出一只手搂住了马龙的腰。



随手就把他托了起来。



还把鼻子凑到马龙脖子上闻了闻。




21.
马龙一巴掌就着煤球儿脑袋就呼了上去。




22.
“你你你你你你干什么!“



估计是被打醒了,煤球儿瞪着个眼颇有不满地看着他。



“你够不到。”



“那也不要你抱!”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你是人民教师。



大猫把手伸了过来,然后停在马龙脸旁边。



马龙向后缩。




23.
“脸红了。”



“滚犊子!”



马龙丢下卷尺就跑。




24.
把自己关在房间好一会儿,马龙到饭点出来看的时候,煤球儿就在门口蹲着,手里抱着一根黄瓜。



“……”



马龙跨过他试图假装看不见,结果就被揪住了衣角。




25.
电影里的真情回眸都是假的。



马龙差点摔个狗吃屎。




27.
“松手!”



煤球儿用桃花眼委屈巴巴地看着。



马龙吞了口口水。



“放手!”



“Meow—”




28.
马龙决定自暴自弃。




29.
最终还是弄了一个拍黄瓜,放在餐桌上教煤球儿拿筷子。



“握好,这样,对,食指动,对。”



煤球儿别扭地拿着筷子较劲。



把马龙给逗笑了。



“傻子,这样拿,手给我,这样。”



煤球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包不住自己拳头的手,看着看着就凑上去舔了一下。




30.
马龙差点一巴掌就扇到煤球脸上。




31.
“煤球儿,别闹。”



“张继科。”



“啊?”



“张继科。”



马龙看着手里还握着筷子的大男人,想了想。



“你叫张继科?”




32.
马龙花了一天来适应从“煤球儿”变为“张继科”的称呼。



然后花了一周适应依旧“猫性不改”的张继科对着他又是蹭又是舔,没事还用修长好看的手踩踩奶。



有时候想凶他但是看那一脸无辜马龙又于心不忍。



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例被人“猥亵”还无法举报的案件了吧。




33.
直到张继科说话顺溜了马龙才敢把他带出去“溜溜”,结果半路遇到许昕第一句话就是



“哎哟喂师兄!找男朋友啦?!我的妈耶长得也太帅了点。”



马龙有一句妈卖批憋在心里说了又碍面子不说又难受。



“继科儿,这是许昕,你老喜欢抱着他家小旺仔来着。许昕,这是张继科,原名煤球儿。”



许昕大概是用光了一辈子的矜持来防止自己笑死在街上。




34.
张继科认路很快,没多久就会自己出门溜达了,还能记得带上钥匙。



于是马龙就在放学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门口被小姑娘们各种拍照举着一袋子蔬菜等他的张继科。



怎么有一种家庭煮夫的错觉。



但是袋子里没有肉啊!!!



肉啊!肉!!!!




35.
丁宁对于马龙家里突然多出来的男人露出了“我懂我都懂“的表情。



“哥啊,你看啊,上次你去求姻缘了嘛是吧。这个继科儿啊又吃你的住你的了,又乖又听话,能买菜能看家,长得也是高于平均值,你要不就凑合凑合过算啦!”




36.
张继科本来还坐在马龙旁边乖乖地等着被薅毛,听见丁宁的话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马龙放在张继科头上的手不动声色地揪了一把他的头发。



“宁宁别开玩笑哈,继科儿还小。”



小个屁喔。




37.
Apple girl内心一个大写加粗的“我可去你妈的吧”。



端庄大佬的枣儿双腿交叉趴在丁宁怀里把头往下低。



不应当,我还是只小猫咪。



38.
终于有一天明眼猫张继科发现了马龙怕黑的事实。



半夜侧过身子把马龙揽进怀里,乱蓬蓬地头发在马龙脸颊上呼噜了一把。



“老师,睡觉了。”




39.
到后来马龙还对张继科“老师”这个称呼脸红心跳。



直到张继科不知道怎么讨得刘校长的欢心成为了一名语文老师。




40.
“马老师,放学有时间吸猫吗?”



马龙看着从隔板外探出头来的黑核桃皮。



“没有,滚。“



说着就把手伸向了张继科。












-END-

感觉自己以前的文烂的简直……wok不能看】
决定把billdip和spirk的两篇封了,所以……专心开新坑/bushi
对不起!

【獒龙abo】第五弹附赠胖雨!你没看错!胖雨!

我诈个尸,你们凑活着看,别打我。
昕博较少,所以就不打tag了:D
说爱我❤️




-----------------------------------------------------



1.
龙月的洁癖属性从穿上纸尿裤的那一天起就暴露无疑。


一在纸尿裤里解决完她就开始哭,马龙立刻就知道她“上完厕所了”。


对于这种高级操作龙天和龙云表示没有没有我们小时候不这样。



2.
每次一看到月月拿着个小板凳提溜过房间进入阳台,和张继科蹲在一起谈人生谈理想,马龙就知道他俩开始洗衣服了。



3.
双胞胎自然很乐意把衣服丢给妹妹洗,但是差错还是有的。


龙月的微博经常上传一些泡沫里的荧光色内衣裤,附带:


【这种哥哥卖了算了。】


评论底下一片叫价声。



4.
马龙最终发现无论如何不能让陈玘带孩子,就算他超宠自己也不能给他带。


刚上初中的双胞胎被寄养在陈玘家一个月,马龙的本意是让他俩向陈玘讨教讨教双打的技巧。


但是回来之后龙天和龙云已经学会了讲黄段子撸猫怼人假装结巴向邱贻可索要火锅底料等技能。


张继科笑到腰疼。



5.
陈玘对于马龙软乎乎的训斥表示嗤之以鼻。


“我们家添添小学的时候就会了,你们这些后起之秀,啧啧。”



6.
杀神你这个怕是重点看错了吧。



7.
邱贻可只顾着笑:“玘子就这样呐,没个办法他。”


张继科替马龙摁住了即将暴起的手。


龙哥,算了算了。



8.
肖战当初调去女队的时候张继科跟他打趣说师父以后生个女儿给你带。


等龙月真的生下来肖战过来探门儿的时候张继科这个女儿奴像防贼一样盯着他。


肖战气的脑门发光。


这个徒弟白养。


小小声的画外音:肖指你哪个徒弟不是白养的。



9.
方博真的是被许昕宠坏了,家里啥事儿都不要他干,饭许昕做碗许昕洗地许昕拖床许昕铺衣服许昕熨孩子许昕带。


马龙有的时候顺道接广渊放学,就跟师弟叨叨两句。


“别那么宠着他,本来嘴皮子就利索,再被你这么护着,尾巴翘上天了。”


许昕慢悠悠地嘿嘿笑,一手拎着菜一手拉着广渊离开,马龙还能听见他对着儿子嘀嘀咕咕。


“今晚烧你和你爸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哈。”


重点是“你爸”,不是“你”。


方博摸摸肚子上的积蓄,有那么一点点的紧张。



10.
樊振东家的宝宝在龙月四岁时出生。



11.
大名樊雲里,小名水水,是个眼睛大的不像话的小天使。



12.
水水机灵的要命,认人。


而且非常认人。


张继科第一次去看的时候试图抱她一下,小姑娘哇的一嗓子嚎出来震得马龙耳膜疼。


周雨看着扭来扭去努力往自己怀里缩的小胖子无奈地笑了笑。


“抱歉啊科哥,水水她……”


“怕黑,我懂。”马龙一边吸吸吸笑一边扳着张继科的肩把他拖走。



13.
“龙啊。”


“昂。”


“你说月月小时候是不是营养不够好?”


“?,怎么这么说?”


张继科看着团在樊振东怀里胳膊和腿都藕一样白白胖胖的水水哀怨地咬了咬牙。


“感觉她小时候好瘦。”


马龙捂着坐在自己怀里与许广渊玩手指的张龙月小朋友的耳朵努力憋笑。


“没办法,你没有小胖能吃周雨能烧,不然月月一样圆溜溜。”



14.
和许昕一起在厨房切菜的周雨抽了抽鼻子。


感觉要打喷嚏。



15.
三家人经常聚在一起吃饭,主要是因为住得近。


周雨和许昕下厨,马龙和樊振东负责看着小孩子,张继科和方博……emmmm……勉强会摆个餐具。


有时陈玘会拖着邱贻可和添添祺祺来,再鲜少一点还有王皓带着海苔海螺登门造访。


五家人九个小孩,秦志戬有一年过年的时候喝的半醉叫马龙开家托儿所。


张继科写诗式拒绝。



16.
樊雲里小朋友非常的黏樊振东,黏糊到周雨要吃醋的地步。


刚开始会说话的时候喊爸爸周雨还开心了半天,结果这个爸爸是冲着樊振东喊的。


雨哥有一句mmp一定要讲。


水水有时候不要周雨抱,看到周雨把手伸过来就屁股一扭往樊振东那儿爬,口水哈喇子流一地,歪歪扭扭地印在地砖上。



17.
目睹了全过程的张家邱家许家笑的简直不能自理。



18.
但是至少樊振东很黏周雨。



19.
樊雲里宝宝曾有过一段憋屈的过去。


产后有些抑郁症状被发现之后樊振东二话不说就把水水送去了吴爸爸家寄养,开始哄着周雨把他带去了第二次蜜月旅行。


微博简直甜的让人没脾气_(:_」∠)_



20.
游山玩水回来之后周雨养好了,却不曾想水水也被吴指捞出去转了一大圈。


皮肤黑成小樱桃了好吗!


樊振东发誓要把水水养白回来,要跟自己一样白白胖胖!



21.
周雨有点哭笑不得。



22.
水水和双胞胎很亲近。


(也许是三个人一样白的反光的缘故?)


龙天和龙云完美的继承了张继科女儿奴的属性,照顾水水门儿清。


花式宠幸。



23.
有人问龙月嫉妒不。


月月拨弄着头发:


“我有广渊。”


无fuck说。



24.
张继科很嫉妒。


水水被双胞胎抱来抱去的时候张继科总想伸手摸一把那肉嘟嘟的脸和小肚子。


水水看见张继科就一副要哭的表情,眼泪已经囤在眼眶里滴溜溜转了,吓得马龙赶紧把张继科拖走。



25.
“咱下次别去小胖家了。”


“为啥。”


“你看你把水水吓的。”


藏獒发出一声呜咽。




26.
龙天龙云小时候有钻家长被窝的习惯,后来不了。


毕竟没有一个小孩会喜欢睡觉的时候被爸爸挤到边上。



27.
谁让马龙睡觉喜欢抱着张继科。


没毛病。




28.
月月其实怕黑,这事儿只有马龙知道。


因为她会偷马龙的盾牌小夜灯。




29.
张继科后来听马龙讲的时候笑着搓了搓他的脸。


“让她拿走吧,我再给你买。”



30.
马龙又吸吸吸笑,把被子捂到张继科头顶,隔着被子冲他哈气儿。


“没事,我有你就够了。”





-TBC-


给女友打call

-ForTy-One:

就 就一个 帕总

 

妈耶头一回发东西怂的很

考得很不错,我开始给你们填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