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里红橙酱

Sales matter as much as product

谢谢你给我加油嘿嘿嘿:D



第一场考试已经过去啦,下周一再考一次就好了。最近比较忙(周末要去谈赞助,下周月考周,然后要给UBC过来的招生官做同声翻译,还要准备学校这学期第一个公开presentation🤪)我只能见缝插针在地铁上写文。


虽然你不是提问题,但你讲到生日贺文,我就正好过来征求一下意见,云宝生日和yuta生日你们想看谁压他俩🌚


(到底是做个赤道玩家还是大胆尝试极圈美味呢?)【什么




【四次置顶】

这段时间有考试,等我肝完回来会更文,这些天没cd


(回来也差不多要出悠昀二位的生贺了)


谁生日压谁


cd周更,秦淮集随机


 https://peing.net/zh-CN/astoflrvanaheim提问箱。

全部到货了清点一下。




海报两个版本各四张一共八张




专辑八张




自拍卡:马x3 俊x1 诺x2 乐x1 星x1 查无娜灿




id卡:马x1 诺x1 娜x1 乐x5 查无俊灿星




有…有人想抽奖吗?

【秦淮集】第一部 #港俊# 4

李家少爷们上线




—————————————————————




除夕当天黄旭熙拎出来一套小西装给黄仁俊,叫他穿身上,说是亲自叫人给他做的。


西装款式不特别,棕灰色的布呢里面加了绒,套一件色调一样的小马甲,裤子特地收了腰,还配了崭新的皮鞋,领带也是卷的好好的,和袖扣放在一起,躺在了黄仁俊的床上。


黄仁俊先前也穿过西装,小时候被父母领着出席酒会,穿那种小孩子的燕尾服一样的衣裤,这么正式的有属于自己的一件,是头一次。


黄旭熙解释说不知道仁俊喜欢什么颜色,先随便叫人挑的,幸好不会不合适。


“你皮肤很白啦,这样穿很好看的。”


黄仁俊忸怩了两下然后毫无顾忌地扑过去,整个人勾到比他大两圈儿的小叔脖子上,小百灵鸟儿似的喊着笑着,黄旭熙托着他闹,嘴唇也咧开,云伯在一旁忍不住也跟着乐呵,说完了,黄宅养了你们俩闹腾的响声丸,怎么得了。


黄仁俊把衣服换上之后刚刚好,黄旭熙替他整一整裤腰拉一拉衬衣,赞口不绝地嘟嚷着。


“得亏云伯提醒裁衣服的人说你瘦,裤子收紧一点,不然你就要穿胯裆的啦。”


黄仁俊笑骂他说话不中听,黄旭熙嬉笑着拍一拍他竹板儿似的腰背,让他把领带也系上,今天就这样穿着,别再脱下来了。


结果黄仁俊对着镜子捉摸了半天,没打起来。扭头向靠在一边出神的黄旭熙求助,把人小叔给逗笑了。


“以前没穿过啊?”


小孩点一点头,很有自尊心得倔着:“以前不用穿这种的!”


黄旭熙笑着应和,起身过去挡在黄仁俊和镜子中间,叫小孩头抬起来,一双大手替他交缠那一根上等布料。


虽然差不了多少岁,但黄旭熙和黄仁俊身材差的远了,两个人像月饼皮和馅儿,黄旭熙能把黄仁俊罩得严严实实,眼前除了小叔带着点烟卷味的领口以外看不见别的什么。


黄旭熙脸还像个孩子,但身上闻着已经是个先生了。黄仁俊以前常闻得出他爸爸身上那种铜臭气味,不太喜欢,可是黄旭熙身上隐隐绰绰的烟草混着家里洗衣肥皂的味道,干爽,甚至舒服。


冬天闻起来暖烘烘的。


黄旭熙自己给自己打领带很顺溜的,但转了个镜面,他就困难了,指尖来回兜了两转,还没折腾好,刚起觉的黄仁俊却给他捂困了。


青春期要长个子,乏,觉多,黄仁俊打着哈欠睫毛都长起来,下巴顺势就去够黄旭熙搭在他锁骨前的手背,一副就这么准备站着睡着的架势。


黄旭熙怕他摔倒,连忙轻声喊他别睡别睡,小叔抱你去躺椅上,你等一下。


然后那一根领带就被丢在了原地,黄旭熙出门喊人把黄仁俊房间整好,带着小孩一溜烟跑进隔壁书房,让他卷着毯子躺在贵妃椅里头再眯一会儿。


一个是省的床要整两遍,一个是怕黄仁俊睡皱了西装。


今天除夕,下午的时候用人就会都回老家过年去,宅子里就只剩下叔侄两个和云伯了,上午得把房间物品都整顿好,喜庆平整地过个年。


白天就这么给黄仁俊一会儿看书打闹一会儿眯着打盹儿玩了过去,美其名曰睡饱了晚上好守岁。黄旭熙前后出去过两趟叫人送酒品去饭店先摆好,而后也陪黄仁俊在宅子里转来转去,这边看后花园里头的枯枝败叶,那头和黄仁俊轮流猜书名。军汉子猜不过读书人,黄仁俊笑得前仰后合的,黄旭熙也随他,看着他高兴就任了。


快日落的时候两个人坐车去金陵大饭店,黄旭熙在车上和黄仁俊细数今晚的客人,人名多的他头昏。


“辰乐和志晟会去的啦,他们钟家一桌儿人。李家兄弟五个都在,东赫和敏亨你见过的嘛,还有他们家大哥二哥和老四。到时候会去敬酒,你就知道谁是谁了。董家自然是思成哥在的,金家的少爷们,还有些大老板和他们家小孩,有几个开学了都是你同班,待会儿一个个认,不急。”


黄仁俊觉得一时半会儿记不下来就懒得细想,反正以后黄旭熙有机会也能再讲一遍,住在南京的日子还长着呢,不急这一时。


他们黄家的确是和上层的老爷小姐们走得近,黄仁俊心里清楚,今年能一起过年的肯定都是有身份的人。他父母也总是教他这些,让他学着点,他现在也习惯了,大体上不会有什么差错的。


事实上年夜饭的氛围没他想象的那么金钱气。黄仁俊刚进门去就被从楼上飞下来的钟辰乐抱一个满怀,然后拐卖似的拖上去了,身后黄旭熙和别人聊开了顾不上他,于是就认命一般被拽上楼去。


几个小孩看起来都到了,李敏亨顶着那一头金灿灿的卷发和李东赫站在一起,两个人背对着刚和钟辰乐滚成一团闯进宴会厅的黄仁俊,旁边还站着两个挺拔的小孩,前头面对一个细圆杏眼的男人,也是这人第一个抬头来看他俩。


大概是认出了钟辰乐没认出黄仁俊,那人笑了笑,猫一样的五官舒展着,唤了一声“辰乐过来”,手抬起来越过李敏亨,顺带也冲黄仁俊招了两下。


钟辰乐是真的谁看了都喜爱,年长些的男人像逗宝宝似的捏一捏钟辰乐的婴儿肥,然后又冲仁俊咧开嘴角,张着嘴刚想问他名字,后头黄旭熙的声音就传过来了。


“永钦哥,那个是仁俊啦。”


黄仁俊没细看眼前想认识自己的人,扭过头左边瞧了瞧背着个手一副挨批模样的李敏亨和对他露出八颗珍珠牙的李东赫,右边瞧了瞧两个竹竿一样站的笔直笔直可是又互相看着笑的人,觉得这一圈一个个真是生龙活虎的,闹腾的很。


“仁俊好,我是李永钦,喊永钦哥就好了。”


回过神来盯住自己眼前,黄仁俊慌忙问好了几声,李永钦就掠过他问钟辰乐:


“志晟跑哪里去了?”


钟辰乐挨个儿体检似的把好朋友们摸摸耳朵摸摸下巴玩过去,回李永钦的话:“刚爸爸说有一道菜想换掉,他负责跑腿儿去啦。”


李永钦点点头,扭头又拍了拍黄仁俊的肩,让他别拘束,然后把旁边两个男孩儿喊了过来。


“仁俊,我表弟,李帝努。”


剑眉星目的男孩儿比黄仁俊高壮不少,笑眯眯地伸出手来和他握了握,黄仁俊就发现他连力气也不小。


再旁边一个看起来和李家兄弟几个长得不大像,李永钦伸手点点他肩膀,他才飘忽忽地回过头来,嘴巴抿着提起一个笑,一颦一蹙又让黄仁俊觉得这人也分外漂亮,可是又是和董思成的感觉不一样,看起来更柔软些,不带生意人的狡黠。


“你好,我叫罗渽民。”


黄仁俊点头笑一笑,黄旭熙已经在他身后站着没几秒又被人叫走,外头陆陆续续有人进来,一个个都西装革履的,宴会厅里渐渐热闹了。


负责招待客人的董思成姗姗来迟,忙来忙去看起来花了不少力气,整个人都在冒汗,进来之后直接叫人传菜,各桌满上酒杯,一杯敬下去,各自开吃。


年夜饭这种东西永远不是为了吃饱的,图个热闹,小孩们吃个个把小时就下桌玩去了,黄仁俊还在往嘴里塞蒸饺,李东赫就跑过来拉他,说大哥泰容放他们去秦淮码头坐画舫了,催他一起。


黄仁俊扭头看黄旭熙,对方端着酒杯谈话,间隙里丢给他一个笑,让他去,他才放了筷子下桌,被李东赫带跑了。


下意识地就开始干什么都要看黄旭熙一眼,好得到什么同意似的。


孩子们的活动绝对不止在船上坐着那么简单,李敏亨打头带他们拿着船票把画舫划出去了,几个人就开始筹划该放小鞭炮还是折纸船,李敏亨在前头李帝努在后头,负责划船,其他人在船舱里东倒西歪地闹。


黄仁俊其实不太能坐船,但因为都是新朋友一起,所以兴致不小,和钟辰乐一来一回阴阳怪气地唱着歌,李东赫不一会儿也加入他们,玩得不亦乐乎。


等他们都消停了,朴志晟和罗渽民被换出去划船,李家兄弟两个回来,李东赫就给他讲起李家的闲言碎语。


这下黄仁俊才知道,他们几个都是堂表兄弟,除了大哥李泰容和李帝努是李家老爷的孙子,其他几个都是外孙。


南京的地皮,有一半儿都是李家的。


另一半,是董家的。


李家这么大是因为李家人丁兴旺,光李东赫这一辈的就有七八个小孩,姑姑叔叔一堆。而董家这么大,纯属是家里传下来的,各个会做生意,思成哥也是不例外。


李泰容和董思成,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开学之后李帝努李东赫是与黄仁俊一起在中华上学的,李敏亨因为留洋回来,妈妈又是外国人,中文不怎顺溜,虽然年纪大一点,但是也和他们一起。钟辰乐和朴志晟小他们一岁,他俩同一届作伴。


然后就是李帝努和罗渽民,是和黄旭熙一样上军校的。


罗渽民的妈妈是李先生的表妹,所以和李家也是亲戚,因为考到南京来了,于是常住在李家。


李帝努和罗渽民比较相像,从小身体就好,特地好好培养准备进军队的,窜个儿也比其他几个快些,除了朴志晟,都没有他俩一般高。


黄仁俊在船里坐久了还是晕,于是李东赫陪他坐到船头去,看他实在不太舒服,就叫李敏亨掉头回去了。


李泰容大概是猜到他们回到码头的时候不会早,已经喊了一辆车在码头等他们,小孩们一个个钻进去,司机把他们各自一路送回家。


黄仁俊回到黄宅的时候黄旭熙还没回来,实在受不了,于是又跟刚来的那天一样蜷在沙发上睡了,云伯中途给他盖了个毯子,他迷瞪瞪地醒了一下,转头又睡过去。


黄旭熙把他摇醒的时候黄仁俊做梦梦到妈妈,一下子惊着,睁开眼看他的时候眼里泪汪汪的,把黄旭熙吓一跳。


“别哭,别哭,怎么了?做噩梦了?”


黄仁俊顺着黄旭熙伸过来的手抱过去,整个人发虚,精神不太好。


“唔…梦到妈妈还在……”


黄旭熙连拍带哄地搂着他安慰,就知道这小孩还没从嫂子去世的事里缓过来,也不多做安慰,问他要不要去床上睡。


可是好歹是过年,黄仁俊更觉得一个人呆着会难过,于是央着黄旭熙就这样呆在客厅,黄旭熙就点头答应了。


今晚客人多,黄旭熙其实喝了不少酒,身上一股酒店里的味道,不怎的好闻,他本来还想换身衣服的,可是被黄仁俊黏着,想想也就算了。


黄仁俊看着就比同龄人小不少,抱在怀里更觉得,黄旭熙单手就能把他搂得好好的,开着电视随便换着台,顺带就叫云伯给他热杯牛奶夜里喝。


来南京也有小半个月了,黄旭熙能瞧出来黄仁俊是个小哭包,心底下只是愈发宠爱他,觉得多照顾些,他以后应该会好一点。


牛奶才刚端上来,黄仁俊又迷糊起来,白天睡的觉都不当回事了,没熬过夜的小孩依旧是困。


黄旭熙寻思着这样在沙发上躺一夜明早起来肯定会腰疼,哄骗着让人把牛奶喝了,抱他起来去卧室。


劝黄仁俊自己睡大概是不可行了,黄旭熙把他外套脱了安排在自己房间,转身才去拿衣服洗澡,黄仁俊小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拽拽他,软糯糯地跟他说洗快点儿。


黄旭熙笑他可爱,手指勾一勾他指尖,进浴室去了。


等黄旭熙干干净净整理好了出来,黄仁俊躺在床上用被子盖着脸,露出一双小眼睛盯着他,往里挪了挪,给他掀开了被子的一角。


黄旭熙坐在床沿看他,笑嘻嘻地:


“你也不害臊,十五岁了还要人陪着睡觉。”


黄仁俊嘟着个嘴瞪他:


“干嘛,你阳气重,鬼都怕你,我睡得安稳,不行啊。”


黄旭熙一边骂他没大没小一边应和对对你说的都对,然后乖乖躺下了,黄仁俊立刻靠过去,缩在他旁边火炉取暖似的抖豁两下,然后伸展开来心满意足地笑。


“不难过了,嗯?”


黄仁俊扭头看他,黄旭熙正盯着天花板,一呼一吸还有些酒气,眼皮已经有些打架了,大概很快就能睡着的样子。


咬着指甲想了一会儿,黄仁俊动了动,说不难过了,不想了。


“对,不要难过啦,过年要开开心心的……”


“嗯。”


“……”


黄仁俊还想说什么,再去看黄旭熙的时候他已经闭上眼了,呼吸沉沉的,很安稳地睡着了。


盯着小叔仔仔细细看了看,黄仁俊刚悄悄往他旁边靠了一点,黄旭熙侧过来,然后就把他带进了怀里。


那只手没骨头似的搭在他腰上,黄仁俊反倒腾地红了脸。


推了一下没推醒,黄仁俊又细细喊了声“小叔”,黄旭熙表情皱了一下。


连着再喊了几声,黄旭熙那浓眉大眼才稍睁开一点,声音哑哑地嚷了一句,又闭上眼了:


“乖,睡觉。”


黄仁俊彻底红成了一只熟虾。




-TBC-

今天去分校参加运动会,结束的时候在校门口看到这个


dbq,我头笑掉了捡起来继续笑。

【秦淮集】第一部#港俊# 3


星辰上线




———————————————————





当天晚上董思成留下来和黄旭熙黄仁俊一起吃了晚饭,一举一动都细致稳妥,黄仁俊没见过家教这么好的人,尤其他一张脸还极漂亮,黄仁俊就多瞟了好几眼。




黄旭熙大概是看出来小孩眼睛乱飘了,用手轻轻拍了一下他后脑勺,惹得董思成也一起提起嘴角笑。




“吃饭,眼睛都给你看直了。你思成哥有主了,别看了。”




黄仁俊咬着筷子作势要打回去,董思成就吞下了米饭望他:




“你别听你小叔瞎讲,他整天乱说话,该被打的。”语毕挑着眼尾乜黄旭熙一眼,黄旭熙就很夸张地抖一下。




“仁俊你小心他,你要是惹他不高兴了,有日本人过来揍你的。”




董思成面上不动如山,脚底下直接一下踢上黄旭熙小腿,力道不大不小,黄旭熙故意更夸张地嚷了一嗓子,在宅子里都能回声儿。




“你看见没,凶得很。”




这下轮到黄仁俊笑的东倒西歪了。




董思成也是很会推拉,来回两句正好让黄仁俊不觉生分,又不会关系好的太快,让小孩放轻松了些。黄旭熙就感激地冲他挤挤眼,董思成立刻翘辫子了,一脸可可爱爱的得意。




“仁俊以后你小叔不带你玩你就来找我,金陵饭店顶上随时来,报我名字就行。”




黄旭熙笑嘻嘻一边夹菜一边调侃:




“思成哥家可有钱咯,是我们这一圈儿的头号小少爷啦,你开学了到时候和朋友们一起约去他家蹭白饭都没事,人家腰缠万贯是真的,一点儿不假。”




黄仁俊嚼着饭菜捂住嘴笑,董思成也不恼,握着筷子的那手指尖上下点一点他,大概是默许了黄仁俊真的可以和朋友去玩。




连一个指尖都精细白嫩,黄仁俊心里不免惊叹,这个少爷是生的真好。




说漂亮吧,又不女气,说秀气吧,眉宇又冷厉地挂着,长相和性格一样拿捏得当。




最后黄旭熙拿着酒董思成捧着茶在客厅聊到深夜,本来黄仁俊也想陪着听一听的,最后太瞌睡了,脑袋小鸡啄米一般一下下敲在黄旭熙肩上,黄旭熙就先让他睡下了,他也不知道董思成几时走的。




隔日黄仁俊起的迟,早午饭一并吃了,又去夫子庙闲逛。这回黄旭熙也没事,就陪着他去了。黄仁俊如实告诉他自己挑不来礼物,黄旭熙大笑着捏一把他的小下巴,说你爹把你送过来可不就是礼物么,别操心了。




夫子庙东门那儿白鹭宾馆外头,一些买年货的小摊支起来排了一条街,本来这些干货啊食材的都是家里厨子需要置办的东西,但黄仁俊从来没逛过,黄旭熙就陪他一起走过去看看。




越到过年越热闹,人头攒动地来来往往,黄旭熙步子太大,黄仁俊跟不上,踉跄一下一把往前抓过去,揪住了黄旭熙衣角,黄旭熙才回头看他。




黄仁俊赶忙站直了,低着头拧着手指说我没站稳。




黄旭熙立马把手伸到他眼前。




“你要怕挤丢了你就抓着吧。”




黄仁俊好歹也15岁了,听他这建议觉得羞,摆摆手连忙说不用,只是跟紧了黄旭熙,像鸡宝宝追着鸡妈妈跑似的,黏他黏的老紧,黄旭熙看他那样儿心下暗叫真是可爱。




由于对这些东西觉着新奇,黄仁俊一直目不暇接地左看看右看看,结果走着走着突然旁边黄旭熙大叫了一声,吓得他赶忙回头看。




一个小白团子“扑”一下直接飞到黄旭熙背上,还笑得很欢,嘴里旭熙旭熙的连着喊。




黄旭熙身体壮得很,不至于接不住一个小孩,把人在背上抱稳了一点,回头瞪那人,下意识地却腾出一只手拉住黄仁俊手腕,怕他给人群带跑了。




“啊辰乐啊你能不能有点样子,你重死我啦!”




黄仁俊抬头看那个小孩嘻嘻哈哈地爬下来,穿着夹袄裹得像个小橘子,冻红了的脸蛋猫一样眯着两条笑纹,点头哈腰地对黄仁俊喊“哥哥好”。




后面有一个瘦高个儿的男孩紧赶慢赶地追了过来,辰乐的小肉手一下就被他攥在手心里捂着。




黄仁俊当下就忍不住想捏一捏小孩的猫咪脸,白嫩嫩的像个糯米糕。




“仁俊,这小子叫钟辰乐,这个是朴志晟。”




黄仁俊低头一点和钟辰乐对视,然后又抬头一点和朴志晟对视,完了之后觉得这一举一动真有些搞笑,然后自己把自己逗笑了,黄旭熙就在旁边傻不愣登地跟着笑。




钟辰乐又大呼小叫地喊“仁俊哥好~仁俊哥好~”。




黄仁俊露出虎牙冲他们俩笑,朴志晟大概是认生,挠了挠头发别开脸,小鸡嘴儿抿着,也可爱的紧。




四个人站在路中间不好,于是一并往前走,随便聊着天,黄仁俊才知道那个瘦竹竿儿似的小孩也比自己小,是钟辰乐的陪读,但基本上在充当弟弟的角色,钟辰乐喜爱的要命,在家里地位也和钟辰乐一般高了。




黄旭熙说开学后他们都会在同一个学校,就在夫子庙外面的中华,以后也会经常见的,马上过年也是,在董思成的金陵大饭店一起吃年夜饭。




钟家是中医世家,君和堂是他们家的,首都警察厅医院也是。那天黄仁俊生病,黄旭熙就是打电话给君和堂的人让来看的。




黄仁俊就问钟辰乐是不是也学医,钟辰乐说想出国读西医,感觉国外新奇,黄仁俊就一副惊讶的样子看着他。




黄旭熙问他俩来做什么,朴志晟立刻打小报告似的举起牵着的钟辰乐的手:“他说想吃糖稀。”




钟辰乐“呀”了一声然后扑棱着袖子去打朴志晟,嘴里嚷着“你干嘛揭我,想吃怎么了嘛!”,朴志晟给他挨也不躲,就看他软绵绵的小拳头敲自己身上,嘴里低低笑着,看起来很好脾气。




黄旭熙不以为意,想着觉得不错,然后拽一拽黄仁俊胳膊:




“我们也去尝尝不?不知道你吃没吃过。还不错的欸。”




黄仁俊想着再不同意下来朴志晟就要被钟辰乐揍扁了,赶忙点头答应,黄旭熙就带着他们往路边那个竖着金黄金黄糖画的小摊子走过去。




一人买一个也不过几元钱,黄旭熙说他请客,给三个小孩一人买了一个,让他们自己转图案。




按生肖说,黄仁俊属龙,于是心里想着转到龙就好了,手摸上那个针头一拨,木头针滴溜溜转两圈,还真停在龙的图片儿上,他连声叫好,也不管不顾地扯着黄旭熙胳膊上蹿下跳,最后差点儿挂在黄旭熙身上。




钟辰乐见黄仁俊拿到了自己的生肖,也大声说想要蛇,结果没转到,反而转到一个兔子,黄仁俊安慰他说兔子挺好的,多可爱。但钟辰乐不想,嘟着嘴很委屈的样子。




倒是朴志晟,随手一转转到蛇了。




钟辰乐看得气呼呼的,还没来得及酸,那糖稀做好了就到他手里了,朴志晟把他的兔子拿了过来,也不嫌他吃过,默默咬进嘴里。




黄仁俊还在替钟辰乐感叹朴志晟人真好,钟辰乐却没心没肺似的高兴地大叫,脚一崴差点跌着,还是朴志晟立刻去抓住他,他就叫着喊着谢谢星星,朴志晟也不说什么,耳朵尖红彤彤的。




黄旭熙自己也买了一个吃,是猴儿,两口就没了,站在那儿看他们吃,黄仁俊问他要不要再尝尝,黄旭熙连摆手:




“我可是在这儿天天吃呢,你吃吧。”




语闭突然盯着黄仁俊看,黄仁俊愣着眨眨眼,他却已经伸手过来了。




有点凉的指肚摸上他的嘴角,把一小块糖渍抹掉,然后掸了掸手。




“吃到脸上了,小傻子。”






黄仁俊乎的脖子一热,冲黄旭熙嘿嘿傻笑起来,别过脸去,羞了一会儿又转回来,声音也沾了糖一样甜:




“谢谢小叔。”










-TBC-





























都在性转东淑乐乐娜渽敏,没人想看外在御姐短发班长内在猫系撒娇精李诺诺吗?


【深夜残存思维垃圾发言】

我自己是不需要这个,我只想评论有人愿意找我唠嗑。或许有老师需要这个?造福一下列表。

Abgrund_叫我大巫:

跟风!特别盼望知道!

狐凜:

刚才那条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我再转一次!嘎嘎嘎

红二!要!一考而过!:

虽然秃头少女正在考试粮也没产,还是想知道quq大家能看我一眼吗

大白鼠饲养员:

偷偷地

川寂:

十八线写手跟风一下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我、我也想知道……

竹染轩阴:

跟风 渴望知道

【秦淮集】第一部#港俊# 2

(莲湖糕团的桂花糕,真的好吃)





——————————————————————



 得亏黄仁俊本身身子骨不孱弱,隔天就能吸着鼻子到处转了,只不过随身多带个手帕而已。


年前各个亲朋好友之间来往就多,黄旭熙也要出去和同学们聚餐游玩,怕黄仁俊一个人在家闷坏了,就让云伯跟着他,陪他去夫子庙或者什么别的地方转一转。


黄仁俊适应能力还挺强,头两天之后都能认得家周围的街道了,越接近过年人越多,街上一圈都是熟人,也不怕黄仁俊走丢,云伯就放心让他一个人出去。


黄宅外没多少距离就是夫子庙,黄仁俊早上爬起来在家里活动,下午闷了就叫司机把自己送去夫子庙逛一逛。


除夕前几天想着给自己小叔送点什么当作新年礼物,可是又怕带不够钱,于是让云伯同行了,顺道也给自己讲一讲小叔到底喜欢些什么。


云伯是黄宅年龄最长的用人了,从黄旭熙还是个光屁股小孩的时候就开始照顾他,随同他一起搬来的南京。黄仁俊东拉西扯地问来问去,才发现老先生真的对黄旭熙什么都知道。


南京的黄宅不是黄家的主宅,黄仁俊他爸爸和黄旭熙兄弟俩也不是黄家主要的一支,所以这安在金陵的屋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住的人不会多到熙攘的地步。但先前只有黄旭熙一个人,再怎么的也还是冷清。


黄旭熙生的很迟,和黄仁俊的爸爸差了16岁,将近两轮。等他会走路的时候,他嫂子已经怀上黄仁俊了。


如果不是黄旭熙很早就开始去军校读书,他本来也应该在华北的。


黄仁俊其实对黄旭熙有些记忆,不过是在很小的时候,一个玩的跟黑泥鳅似的大孩子。


他当初也不喊小叔,喊哥哥。


但回忆太久了,实在是模糊。现在这人又比自己高壮许多,他怎么说都有些怕,也说不上来怕在哪儿。


语气上恭敬胆怯的。


云伯一路就说黄旭熙其实很好相处,爱笑,家里就算只他一个,也偶尔吵吵闹闹的。不过不会乱交朋友,骨子里还是正经,还真有军人的样子。


问及黄旭熙喜欢什么,云伯说大概只有吃的,只要是南京手艺好的厨子,能端上餐桌的东西,都给黄旭熙尝遍了。其他的也莫过于枪啊烟的,都劝黄仁俊别买给他叔,助长他那逆反的小性子。


黄旭熙在黄宅是做主的人,要什么肯定有什么,黄仁俊见他也没什么喜欢的物品,更愁了,哭丧一个小脸,云伯看他那样还禁不住笑。


“您也别想着送什么多大件儿的好东西,少爷还挺喜爱您的,毕竟好容易给他找来个伴儿在家,您现在也算一个主人的。过年嘛,逢人都只图个喜庆,您给他买些显心意的就好了,少爷不是挑剔的人。”


黄仁俊想想也对,但还是纠结,边走边四处打量,结果想买的东西还没看到,反而看见了一个金色的脑袋。


在各色衣着的人群里,金色还是显眼过头了。


抬头一看匾额,寶祥金店,黄仁俊扭头请云伯稍等,然后避着几乎不进这家店的人群,抬脚跨了进门。


木地板可能老旧,黄仁俊一脚踩上去就嘎吱一声,引得那人回头看,然后眼睛又睁得圆圆的。


他旁边还有个人,先前没看见,和黄仁俊一般高,小脸肉嘟嘟的很有福相,皮肤有些黑,身上罩着秦淮人家的褂子,手指上还玩一根红袖口的线头。


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喊小叔的朋友,那金发的洋人就先张嘴了。


“黄仁俊?”


语调不免生硬,但至少听出来是喊了自己全名。


黄仁俊就脆生生应了句“欸”。


他还没来得及打招呼,旁边那个本来眼睛在金首饰上的人,转过来咋咋呼呼笑了。


“你就是仁俊?马克哥前几天才提起你,说你搬到旭熙家住啦!你也出来逛啊?买过年的礼物吗?”


嗓门不小,一腔一调甜丝丝的,说完了话又更甜丝丝的抿起嘴儿笑,露出几颗小牙齿,伸手就要揽黄仁俊的肩。


完全让人讨厌不起来。


被喊到名字的男孩子轻轻扯了一把身边的弟弟,和黄仁俊眨眨眼,连说不好意思,我弟弟话多。


“嗨!你敢说我话多!李敏亨你这人胳膊肘还往外拐!”


原来洋人还有中文名儿,黄仁俊在什么马克和李敏亨之间纠结两下,于是喊了敏亨哥好。


“你好,我朋友呢,怎么没跟着你?”


黄仁俊没反应过来他朋友哪位。


“噢,我说旭熙。”


“小叔大概出去喝酒了,我一般都自己出来。”黄仁俊又回头指了指外面:“偶尔云伯跟着。”


旁边的孩子可能是跟谁都熟,看着门外云伯站着,嗓子又抬上去一点,拿南京话喊着“伯伯,进来吧!好久没见了诶,进来讲讲话嘛!”


云伯应该是认识这个孩子的,走进来摸摸他脑袋,从口袋里还拿出一颗糖给他。


“东赫啊,秦淮人家这几天生意怎么样?”


如果是李敏亨弟弟那肯定也姓李,黄仁俊这么猜测着他叫李东赫,于是和他正式打了招呼。


李东赫握完他的手扭头和云伯说话,每一句都带着南京人洒脱的气调,尾音扬上去,说什么都开开心心的样子。


“这几天来吃的没那么多,都是定桌子嘚,马上春节了嘛,到时候人估计不会少,要忙死人嘞。”


黄仁俊站在云伯旁边看着李东赫用熟练的地方话爽朗地絮叨,眼睛瞥到李东赫身后的李敏亨,发现对方只是将眼睛定在李东赫身上,眼里装着笑,手还抬起来拨弄两下他的鬓角,李东赫也很习以为常地任他摆弄。


黄仁俊想着有这哥哥真好,被李敏亨发现自己盯着人家,立刻笑了笑。李敏亨反而把手收了回去,不好意思地用手背蹭一蹭自己脸颊。


等李东赫叽叽喳喳完了,才侧身问黄仁俊是不是也来买小饰物过年用。


“只是随便看看,想给小叔买个礼物,看到敏亨哥在里面就来问个好。上次我生病他来拜访过。”


李东赫笑嘻嘻地往他身上靠,可靠过来时分明又没用全力气,不过是稍稍依着他,说:


“喊什么敏亨哥,就大个一岁半,别拘谨。”


李敏亨轻轻用指尖捏一下李东赫耳朵,斥了他一句,李东赫就笑嘻嘻地站直了。


“东赫还有两个弟弟妹妹,我们是来给小孩买镯子过年的。你要不也挑挑吧。”


见黄仁俊脸上纠结,李东赫又接一句:


“上次不是听说旭熙哥的袖口掉了两个,那次在四牌楼的时候?仁俊你可以叫店里人给你打一对儿。”


黄仁俊还没来得及说好,李敏亨又笑骂他:


“袖扣用金银,也就你想的出来。”


笑得过分溺爱了。


李东赫跟李敏亨吹胡子瞪眼,把周围人都逗笑了,黄仁俊也眯着眼睛跟着乐,云伯稍拉他一下,让他选一选中意的。


“看完再逛逛别家,早些回去吧,少爷今晚回来吃饭的。”


“好。”


大抵想不出来黄旭熙穿金戴银什么样,黄仁俊来回扫了一趟,没有看到喜爱的首饰链子,就和李家兄弟告别了,离开店里,再往前走了两条街,左右看着。


最后也还是没定下来买什么,云伯劝他不急这一时,还有两三天才过年,明天再出来看也不迟。黄仁俊就央着他挑几样莲湖糕团店里小叔爱吃的糕点,付了钱拎回去了。


回到家的时候黄旭熙已经在家里了,黄仁俊还没进门就听到大厅里有人笑得爽朗,走进去一瞧,还真是黄旭熙在笑,眉眼弯弯地扭过头来看他。


“小叔。”黄仁俊喊了声,黄旭熙就站起来迎他,沙发对坐还有一个文质彬彬的先生也笑眯眯地抬头看他一眼。


黄仁俊一面被黄旭熙揽着肩往里走,一面就打量着沙发上没站起来的人。


“小叔,给你买了吃的。”


黄旭熙笑咧咧地拿着就打开,眼睛扫一下笑的更欢了,直接放在茶几上摆开,手在黄仁俊和客人之间比划了一个来回。


“仁俊,你昀昀哥,思成,我小侄子仁俊。”


手里还端着茶的人冲黄仁俊又笑一下,语气轻轻地,不急不慢:


“幸会,董思成。”



-TBC-


通宵学习的欧美圈退休老人今夜完满去世。


我爱latin trap


简直他妈的堪比圆梦,我不会说话了。



请尽情empty my bank account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