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

The earth without art is just eh

【突然短打】Cosset


【找到以前写过的一篇短打,修改一下发了】






徐英浩有时候禁不住会想,到底年轻能有多好。


李东赫就像他以前的样子。


优秀,机灵,眉宇飞扬着蓬勃的生机。


但是李东赫成长的更迅速。


脾气间更见嚣张。


他就像当年自己被其他同学们调侃一样,现在被好友呼噜着一头微卷的头发围在一群人中间露出阳光灿烂的笑。


几乎象征着朝阳。


李东赫在他面前很小孩子气,像只小豹子,指爪锋锐。


徐英浩是有一点点喜欢这个小孩子的。


就一点点。


他有圆圆的眼睛,亮亮的总是显得飒爽。


泛着泪水时又能看出来,他的确还是个小孩子。


你指望一个高中生成熟到什么地步呢?


徐英浩便不去做表率。


但是李东赫从不在外人面前哭的。


徐英浩放学接他,远远的看着他被围在中间,走过辉煌大道成荫的路,询问身旁的随意一个人准备上哪儿去。


头发细碎处飘摇到小孩儿的太阳穴,被不知道谁伸出的手挑开拢回耳朵后面。


依旧带有稚气的面孔肉肉的又像孩子又不像。


那我也许不是外人吧。


徐英浩远远地看时远远地想。


因为他记得李东赫和他闹脾气的样子。


开头怎样傲气的问责没有记得那么清晰,只有后来他哽咽出的一字一句徐英浩大概是用尽了剩下的时间都忘不掉的。


比他矮了要一个头的小孩儿一个劲地掉眼泪但没有哭到打嗝,喉咙有些噎到却又坚持不懈地说着话。


模样可爱的让人想笑。


徐英浩就笑了。


并不是什么十分疏远的人,所以徐英浩便也没有维持那种高岭之花的假气质,慢慢地又轻轻地笑,收到了小孩儿一个软绵绵的拳头。


李东赫越说越来劲,安静的空气里能有他的回响。


徐英浩还是笑着,露出平时那种有点蠢的被同事称为像猫的表情,抬起一只手把这个头发粘到眼角上的小孩揽进怀里搓了搓。


嘴唇覆盖在凌乱的头发上落下一个不像样的吻,徐英浩把下巴搁在李东赫头上继续傻笑着。


“好好,都是我的错,昂。不哭了,我这件西装可不是黑色的,眼泪洇上去不好看。”


那小孩儿就掐他的腰,他躲开,却没松手把人推出自己的怀抱。


死小孩,你还有好多东西要学呢。


掐我。


“还哭不哭了,嗯?”


李东赫用校服的袖子拉到手掌以上蹭了蹭眼睛,徐英浩拨开他的手把头发抹到边上去。


小豹子眨巴眨巴眼。


“你说你衣服洇上去不好看?”


“昂。”


徐英浩还笑着,因为李东赫用带着鼻音的甜腻哼哼跟他说话。


“噢。”


李东赫把脑袋一下子兜进徐英浩胸前的领口上稀里哗啦就蹭。


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前的刘海卷成一小撮。


“嗯……就这样吧。”


他用浓重的鼻音满意地呼哧。


徐英浩刚上来的火气就嘭地消失不见。


臭小子。


算了。


回家在床上给你讨回来。






-FIN-

评论(1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