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

The earth without art is just eh

女儿的小故事/子釉小宝宝画给俺的生贺/

DicexAyla【DA?】

Party Time


Ayla嚼着泡泡糖。

用一只脚撑起椅子原地转圈圈。

刚刚接到一个保护目标的任务。

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离目标指令还有半小时。

【滴——】

手机提示音。

“Ayla Vanir speaking.”

“嘿,听说你是个小姑娘我就有点好奇,真的不提前来玩吗~”

“……”



“I suppose you are listening?”

“Yep.”

电话一端的女声吹了个短哨然后拍了拍手,似乎在朝她身旁的人说话。

“赶紧离开啦!你们这些大块头会把我的气球踩坏的!滚滚滚快点滚!我已经和豪奢的给你们不少搬运费了蝼蚁们!”

Ayla的泡泡糖吹破,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另一端静默了片刻,然后传来了拍打衣服的声音。

“真是的,我的裙子都脏了。瞧瞧这群残渣败类,破坏我的审美。你赶紧过来吧,万一我在派对开始前就命丧黄泉了呢。”悠哉悠哉的声音听上去并没有话语中的那么急。

“……好的。”

操起棍子,Ayla挂断了电话,翻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其实真的是怕她在开始之前就命丧黄泉。

吗?

随着耳机里的指令接近目的地,Ayla在踏入大门之前先是听到了响亮的纸张拨动声。

迅速而且规则。

站在门口的管家打开了雕花的客厅门。

渐变色卷发的女孩正在数钱。

“一万两千一,一万两千二……哦,嘿!”

她穿着小皮靴的脚毫无形象的翘在丝绸铺过的长桌上。

不得不说,金色音符的小丝袜挺好看的。

CHANEL的吧。

“Hey。”

Ayla反手用棍子撩个花架在身旁的衣架上,绕过散落一地的一沓一沓的欧元美元。

“Well,你可以踩的,那是地板立体画不是钱。喔我才不会让我的小宝贝铺在地上当地垫。Ayla Vanir?”

夸张的地垫……

“是我,Dice M.?”

“Emmm,I'd love to use Money as family name so I wrote M.”

Dice借力往前一仰站在了桌上,转了两个圈然后跳了下来,裙摆间红黑相间的扑克图案晃来晃去。

“看看我的新裙子,拉斯维加斯一个赌场老板送的,我还指望他在里面缝一些隐藏口袋什么的,没想到连放小刀的地方都没有。伤人心。”Dice在Ayla面前转了个圈,提了提裙角。

“挺好看的。”Ayla下意识的弹了弹自己腰间的刀套。

“Well,你应该换一身衣服宝贝儿,黑漆漆的跟个卤蛋一样。Sella!给她找一套好看点的小帽衫~”

Ayla默默点起一根烟。

随她闹吧。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