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

The earth without art is just eh

【秦淮集】第一部#港俊# 6

李泰容是老妈子了啦!





———————————————————






元宵节晚上玩得太高兴了,黄仁俊最后坐在石板路上毫无征兆地睡了过去,和钟辰乐脑袋靠着一起小声打呼噜。等他们一行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哭笑不得,黄旭熙好容易把他打横抱起来,轻飘飘地还好说,朴志晟却是蹲在那儿扶着钟辰乐的背,苦着一张小脸。


他把钟辰乐抱起来之前,自己能把腰给折了。


最后李敏亨弯腰去捞小孩,李东赫在旁边憋着笑得意得很,跟他哥讲你要是把人钟少爷摔了你得完蛋,抱好一点听见没。


黄旭熙低头看看一点动静都没有的小侄子,忍不住也跟着笑。


这俩小孩真是可爱得紧。


黄仁俊是真的玩累了,黄旭熙一路抱上车回到家,也没醒过来,他只得亲手又给人擦了把脸换掉衣服,这么些天来第三次把他照顾得服服帖帖的塞进被窝里。


第二天这傻小孩还问他昨晚自己怎么回来的。


“把你抱回来的!”黄旭熙顺带还装模作样地耸着肩皱着一张脸:“你可重死我了,我胳膊都痛。”


黄仁俊给他骗的信以为真,连忙讨好地跑到他那儿跪在沙发上给他捏肩,小手用了全部力气,给黄旭熙来讲不过是蜻蜓点水地轻拂而已。


“行啦行啦,逗你玩的,就你这二两肉还能累得着我?”


见自己被耍了,黄仁俊对着黄旭熙笑开了花的脸就扑过去打斗,又被他人高马大的小叔擒住动弹不得,最后闹腾就以黄仁俊再输一次收场。


后头几天黄仁俊是也没闲着,今天钟辰乐请他去家里玩,明天钱锟打电话来问要不要带小孩子们去梅花山赏花,隔两天李敏亨又被李东赫差出来请黄仁俊去游山玩水,他天天兴得脚不沾地,回家倒头就睡,转眼就玩到开学的日子了。


黄旭熙开学还比黄仁俊早两天,黄仁俊还没习惯早起他就已经穿着深绿色的军装打着呵欠在楼下风卷残云地吃早饭了,等黄仁俊醒来人都不见了。


到他开学那天两个人终于又一起吃顿早饭,黄仁俊昨晚满心期待新学校的日子,以至于没能睡多少,坐在饭桌前还揉着眼睛叫困,黄旭熙一手拿着包子一手伸过来用指骨蹭一蹭他的脸,刚洗了手凉丝丝的皮肤让黄仁俊抖了一下:


“待会儿上车再睡,先吃饭,第一天可不能迟到。”


“唔……好。”


家里备的元宵在节后一直没吃完,今早后厨也给叔侄俩一人下了一碗,还是黄仁俊喜欢的红豆泥馅儿,黄旭熙胃不能吃太多元宵,剩下了几颗也圆滚滚地进了黄仁俊的肚子。


中华中学和首都军校顺路,司机送到的时候黄旭熙叫醒了眯着打盹儿的黄仁俊,在拐弯处下车送他到校门口。


钟辰乐见了熟人就挂上去是习惯了,黄仁俊还困顿着就被这个弟弟给一个猴子上树扑醒了。旁边一辆黑色轿车下来的李东赫还嘲笑的很大声。


李家大哥李泰容还挺注重仪式感,小孩开学第一天亲自来送这几个,李敏亨随后李东赫下来,他也跟着打开门出现,也许是在家里很有威严,只一个眼神给过来,李东赫就不敢笑了。


黄仁俊在饭桌上远远的见过两三次李泰容,看着李家少爷们在李泰容面前的行为举止,觉得大概是个严厉的哥哥,不好相处的样子。


小孩总是对大人的世界比较好奇,钟辰乐拽着黄仁俊的手侃天说地,黄仁俊却时不时瞄着李泰容那里,看到他向小叔走过去,竟咧开嘴笑了,还抬起手揉了揉黄旭熙的头发。


明明黄旭熙比他高。


黄旭熙好像也很开心的样子,傻笑着挡着嘴和他交谈,最后分开时李泰容从车里喊出了李帝努和罗渽民,让兄弟俩上了黄家的轿车。


正好三个军校生也顺路。


黄仁俊还想和黄旭熙道一声再见,他已经看护着两个小少爷关上车门,车子嗡的一声开出去了。


李泰容走回来又冷下一张脸,黄仁俊突然地对他印象打了折扣。


什么啊,在小叔面前不是笑挺开心的么。


等他们一同走进校门的时候,黄仁俊戳了戳李东赫,这厮还在往嘴里塞早点,李敏亨手里那一整袋吃食貌似都是他的。


“嗯,咋的……?”


黄仁俊用手遮住他的嘴叫他吞下去再说话,然后才小声地问他,怕被其他人听见似的:


“你们大哥,是不是很不好说话?看着怎么那么凶巴巴的?”


李东赫好像愣住了,扭过头懵懵地看了一眼李敏亨,李敏亨不明所以地看回去,他就开始哈哈大笑。


“没有的事我跟你说,他就是个老妈子,全家上下都要操心,完全好说话的叻。”


“哦,可能是他面无表情的时候吓人了些吧。”


李东赫“嗨”了一声:


“那可不是么,你瞅瞅李帝努你就晓得了,咱们家亲孙子二位不苟言笑的时候都叫人发怵,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可是他能摸小叔头发。


黄仁俊没敢把这句话说出来,气鼓鼓地在心里憋了这么一句,话题就此翻篇。


下午放了学黄仁俊拿到了新的校服衣裤回家,黄旭熙军校要很晚才能下课,他也就没等,自己吃了晚饭试了衣服,又提笔写掉布置的课业,就去钟辰乐家找他玩儿了。


等司机来接他回家时,顺手就给他一份电报,是他爸爸发过来的。


内容无关痛痒,问了问最近生活如何,叫他有时间回一封过去,然后又让他替自己向黄旭熙问个好,说过些日子来宁看他们俩。


黄仁俊看完之后竟没什么反应,自己觉得自己也奇怪得很。但又想着应该是说明自己不那么难过了,想起妈妈来也不会掉眼泪,应该是不错的改变。


回到家后给才用完晚饭的黄旭熙看了电报,黄旭熙连声说好,然后告诉他把自己想回复的内容写下来给云伯。


“邮局虽然不远,但你上学就没什么时间去了,我也是。你写完了给云伯,他隔天就能去邮局给你发出去的。”


黄仁俊点头应一声好。


夜里没什么事可做,黄仁俊在书房包新书,黄旭熙就捧着军校要读的书目陪他坐在那儿,问他学校里的事还习惯吗。


“挺好的,东赫和敏亨哥都在我这个班,辰乐和志晟在初中,隔壁一栋楼而已,班上的同学老师也很好。”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要说什么不好,午饭也太难吃了些。”


“这个好办,以后叫人给你做一份不闷水的面饼啊糕点什么的,你带去学校当午饭吃。”


黄仁俊没料到有这法子,说难吃是无意,没想到黄旭熙那么上心:


“饭碗不好带呀,还是不带了吧?”


黄旭熙从书里抬起头想了想,又出了一招:


“那叫人中午给你送过去吧,饭菜更新鲜。”


黄仁俊不好再拒绝,于是只能点头答应了。


本来放假时黄仁俊都玩的挺晚的,今天开始上学,黄旭熙就严格抓着他的睡觉时间,还没十点前后便看着他催人去睡觉。


“不然明早起不来,上课打瞌睡,我还得去你们学校接受老师批评。”


黄仁俊冲他做了个鬼脸,把书本文具塞进包里,起身往门外走。


走到一半看见摆在书柜下的大兔子灯,黄仁俊想起什么似的,又折了回来。


伸手就去摸黄旭熙头发。


揉了两把被一只大手捉住,黄旭熙合着书侧过脸来询问:


“你在干什么?”


黄仁俊的手指在他手心里乱动,挠得他心痒。


“嘿嘿,故意的,小叔晚安,仁俊要睡觉了——”


抽回手就跑出门去,黄仁俊小跑两步又停下来站在走廊上傻乐,低头看了看手心,一蹦一跳地回房间去洗漱。


小叔的脑袋软茸茸的,谁不想摸呢?






-TBC-






评论(4)

热度(51)